• 亚游手机客户端下载

    戰疫情,北京文藝在發力(十一)

    [關閉本頁] 來源:京藝苑      發布時間:2020-02-24

      2020年春天,一场突袭的新型冠状病毒肺炎疫情肆虐,有一群逆行而上的英雄不顾自身安危,在防疫抗疫前线上奋勇战斗。疫情牵动人心,英雄鼓舞斗志,在北京市文联发出开展阻击新冠肺炎主题文艺作品创作的倡议后,首都文艺工作者积极行动,第一时间扛起文艺刀枪,记录感动瞬间,讴歌英雄事迹,宣传疫情知识,唱出众志成城为武汉加油的高亢歌声,吹响齐心协力共抗疫情的文艺号角,将所思所想所感转化为文學、诗歌、戲劇、美術、書法、篆刻、攝影、民间艺术、音樂、舞蹈、曲藝、雜技、影视等多种艺术形式的作品,筑成了防疫抗疫的文艺战斗堡垒。

    書法篇

      面对肆虐的疫情,首都書法家积极响应北京市文联、北京书协的号召,拿起手中的刀笔,用特有的艺术创作方式来记录这场特殊的“战争”。北京书协于1月30日发出倡议,号召首都書法家积极行动起来,为取得抗击疫情胜利尽一份力量,争做有情怀、有担当、有奉献的書法工作者。计划待疫情平稳后,北京书协将会同有关部门对会员捐赠的書法作品进行公开拍卖,所得款项捐赠给国家指定部门。截止目前,广大会员积极响应,提交主题書法作品和篆刻作品。作品从不同侧面歌颂了全国人民在党中央坚强领导下,勠力同心、同舟共济抗击疫情的决心和信心,礼赞了广大医务工作者闻令而动、大爱无疆、守护生命的崇高使命和责任。

    01劉俊京
    劉俊京

    02劉俊京
    劉俊京

    03胡濱
    胡濱

    04顔振卿
    顔振卿

    05顔振卿
    顔振卿

    06李福祥
    李福祥

    07沈莉
    沈莉

    08楊春燕
    楊春燕

    09舒乃仁
    舒乃仁

    10程度
    程度

    11童孝镛
    童孝镛

    12李曉軍
    李曉軍

    13李曉軍
    李曉軍

    14楊占林
    楊占林

    15袁振軍
    袁振軍

    16袁振軍
    袁振軍

    17嚴小衛
    嚴小衛

    18嚴小衛
    嚴小衛

    19胡學龍
    胡學龍

    20孫浩
    孫浩

    21吳豔軍
    吳豔軍

    22陳影
    陳影

    23劉立衆
    劉立衆

    24劉紅敏
    劉紅敏

    25劉紅敏
    劉紅敏

    26呂衛峰
    呂衛峰

    27盧景輝
    盧景輝

    民間藝術篇

      北京民协艺术家积极响应号召,热情高涨投身文艺创作,截至2月23日,共收到剪纸、面塑、彩蛋、毛猴、烙画葫芦、内画鼻烟壶等各类关于抗“疫”主题的民间艺术作品40件。为了积极响应中国文藝志願者协会发出的倡议,北京民协还组织了民间艺术家以屏对屏的方式开展网络授课教学,以民间艺术,助力抗疫攻坚。

      以下爲部分民間藝術家們創作的藝術作品:

    28北京民協剪紙藝術家白秀娥作品《生命守護者》
    北京民協剪紙藝術家白秀娥作品《生命守護者》

      看到80後、90後醫護人員第一次進入隔離病房,隔著隔離病房門的玻璃向記者、家人和祖國人民做著堅強必勝的手勢時,她們淡定的眼神裏卻掩藏著堅毅、離別以及些許恐慌。上一秒還是爸媽懷裏撒嬌的寶貝,下一秒需要向勇士一樣與死神交戰。作品完全臨摹媒體圖片中的醫護形象,以歌頌和表達他們在有些稚嫩膽怯的年紀,卻能夠擔當和肩負起使命,勇往直前不退卻的精神。

    29北京民協剪紙藝術家白秀娥作品《最美背影》
    北京民協剪紙藝術家白秀娥作品《最美背影》

      以剪紙作品,歌頌醫護人員不負使命,勇赴一線疫情的奮勇精神。

    30北京民协剪纸艺术家刘晓迪作品《悬壶济世 众志成城》
    北京民协剪纸艺术家刘晓迪作品《悬壶济世 众志成城》

      作品以懸壺濟世的典故爲主題創作,以此致敬、贊美、歌頌奮戰在抗疫一線的醫務工作者們。葫蘆在古代神話中被賦予了保護生命的神性,葫蘆,諧音“福祿”,古人認爲它是吉祥物,可以驅災辟邪、祈求幸福,使子孫繁衍,人丁興旺,以此表達我們對戰勝疫情,迎來安康順遂幸福生活的堅定信心。

    31北京民协剪纸艺术家刘晓迪作品《守望相助 大爱无疆》
    北京民协剪纸艺术家刘晓迪作品《守望相助 大爱无疆》

      整幅剪纸作品以传统的如意(寓意四季如意)、蝙蝠(寓意祝福)、牡丹花(寓意富贵)围绕黄鹤楼构图,突出“守望相助 大爱无疆”的主题,表达了对抗疫一线工作者们的赞美,对守望在家、等待亲人平安归来的人们的赞美,也表达了一方有难、八方支援的大爱抗疫必胜的决心。

    32北京民協剪紙藝術家孫二林作品《醫護天使,平安歸來》
    北京民協剪紙藝術家孫二林作品《醫護天使,平安歸來》

      爲奔赴疫情戰場的醫護天使們,默默祈禱冬雪過去,春天到來,全國人民采滿鮮花迎接天使們的勝利歸來。

    33北京民協剪紙藝術家孫二林作品《日月同輝,光明照耀山河大地》
    北京民協剪紙藝術家孫二林作品《日月同輝,光明照耀山河大地》

      疫情過後,太陽、月亮的光明照耀山河大地。菩薩童子淨坐蓮花,手持柳枝,遍灑甘露滋潤大地蒼生。人有善心天必佑之。默默祈禱天佑中華。

    34北京民協剪紙藝術家孫二林作品《諸惡莫作,衆善奉行》
    北京民協剪紙藝術家孫二林作品《諸惡莫作,衆善奉行》

      以剪紙作品表達祝願,和諧社會從我做起。祝願祖國國泰民安、風調雨順、人人向善,希望蒼天護佑中國家和、國安。

    文學篇

      当下,一场突如其来的新型冠状病毒疫情正席卷全国,时刻威胁着我们每个人的生命,阻碍着中国社会的正常运转和中国经济的健康发展。与此同时,一场空前的举国动员,也正不断汇集起四面八方的力量驰援疫区湖北,全国人民正夜以继日英勇奋战抗击疫情。早在十一年前,新华社著名记者、报告文學作家朱玉在《北京文學》发表的报告文學《巨灾对阵中国》,就以超前的眼光和丰富的案例向我们展示了灾难来时的窘况,提出了如何应对“巨灾”这一严峻的社会公共课题。

      亡羊补牢,未为晚也。为了理性面对当前这场灾难,提升今后全社会防灾抗灾的能力。从今天起我们特连载朱玉的报告文學《巨灾对阵中国》,期望能引发全社会的共同讨论和深刻反思。

      报告文學连载:

    巨災對陣中國(六)
    作者/朱玉

    來得太晚了


      缺乏的,又豈止是帳篷!

      美國國家地質調查局國家地震信息中心的戴維·沃德博士告訴采訪他的中國記者,這家中心在汶川地震發生後30分54秒,即得到一份烈度分布圖,但這個版本沒有包括斷裂方向和長度信息;汶川地震發生後2小時15分,其烈度分布圖上已經標出了斷裂方向和長度。

      震後5小時,史培軍已可以在美國國家地質調查局網站上查到公布的中國汶川地震烈度圖。

      地震時,正是中國的下午,美國的夜間。地震波也是先傳到中國周邊地區,然後再傳到世界其他國家。

      事後,美國科學家的勤奮和專業,讓中國相關人員萬分感慨。

      美國國家地質調查局最初拿出的汶川地震烈度圖,是一個看上去有些簡單粗陋的圖,只能對汶川地震的地面破壞看出個大概,但它的用處太大了。

      地震,能量大小用震級表示,地面破壞力則用烈度來區分。地震烈度分布圖應屬于向社會免費公開的政府信息,直接影響著地震發生後的應急救援的部署。

      只有這張烈度圖可以說明,地震時哪些地方烈度最大,破壞最嚴重,最需要救援。烈度圖到手,就是不懂地震的人,都知道救援力量應該發向何方。

      業內人稱之爲“烈度速報”。

      此次汶川地震是一個條狀的斷裂帶,早期幾乎所有人的目光都集中在震中汶川縣,可是這條地震帶呈“中間窄、兩頭粗”的啞鈴狀。啞鈴的一頭是汶川縣映秀鎮,另一頭就是北川縣城。偏北邊的斷裂帶出現了“擰麻花”的狀況,北川縣城就是這個“擰麻花”的所在地。

      逆沖走滑性的地震斷層,在北川出現了強烈的扭轉,北川縣城,它承受的力最大。

      這次地震雖然震中是汶川映秀,但它並不是以映秀爲中心向外發散地震波的。實際上是以北川爲中心,東到青川,西至汶川,南部沿著龍門山脈到都江堰,這些地方成爲重災區。

      北川是汶川地震的宏觀震中!

      這個偏僻的縣城必然出現大問題!

      因爲沒有烈度圖,當時絕大多數人都沒有正確判斷,以爲既然震中在汶川,那麽汶川縣城就應該是受災最嚴重的地區。

      大批救援力量積壓在都江堰,准備突進汶川。此時,距綿陽市僅有幾十公裏的北川,道路雖說被落石掩蓋,但也不是絕無突進的可能。

      救援,素來有“白金十分鍾”、“黃金半小時”之稱,通過這次地震,極多的人知道了在災難來臨時,黃金72小時的救援概念。在廢墟中,無水無食,生存超過72小時的,完全是一個生命奇迹。

      寶貴的救援力量,在最初,被浪費了。

      6月13日,清華大學法學院副教授程潔通過電子郵件向中國地震局提出政府信息公開申請,要求其公開“5·12”汶川地震前後,震中及其方圓300公裏的地震烈度信息。

      這是中國學者首次就汶川地震的專業技術信息提出政務信息公開的申請。2008年5月1日,中國國務院制定的《政府信息公開條例》才正式施行。

      地震發生一百多天之後,8月29日,中國地震局在其官方網站正式公布了此次地震的烈度分布圖。

      這張來得太晚的烈度圖,只能對地震造成損失的評估起到作用,完全無助于當初的救援……

      即使它細致和精准。

      我們設想,如果,中國地震局在地震後的第一時間,先拿出個大概的烈度圖,供救援部隊救人;然後,再細細地描繪,從容地拿出第二張圖,以備災後損失評估?

      2007年,“十五”建設項目《中國數字強震動台網》四川部分的建設也宣告完成,其中布設在龍門山斷裂帶及其周圍地區的有60多個台站。

      中國地震局不是沒有迅速拿出地震烈度圖的能力的!

      汶川地震中,還有一張十分需要而面世較遲的圖。

      “大家都關注汶川的災情。但到現在我們還出不了一幅圖。”

      5月12日汶川地震後,溫家寶總理即飛赴災區,飛機上工作的照片顯示,手裏拿的還是地圖,不是遙感出的現勢圖。中科院院士、現任中科院遙感應用研究所所長李小文,于5月13日在他的博客上發文感歎:

      “我們搞遙感的,真是恨不得打個地洞鑽下去,就算地震殉國算了。”

      震後遙感地理信息的提供大致分爲三個階段:前期提供災前曆史地理信息;中期提供用于災後緊急救援的地理現狀圖;以及後期提供次生災害監測、災後評估和重建的地理信息。

      從遙感圖上,可以判斷山體崩塌與滑坡,橋梁、公路的受損情況。

      5月14日,航空和航天遙感已經到位,圖像被連夜送抵國土資源部,結果顯示,北川、汶川兩縣縣城及周邊災情嚴重,後期隱患重大。10萬立方米體量的山體崩塌與滑坡19處;公路橋梁受損38處,損毀裏程5390米;崩塌滑坡體堵塞北川縣城周邊湔江7處,至少還有6處50~100萬方體量具有隱患的滑坡體,如果發生余震或強降雨,可能形成新的災害。

      圖件和判讀結果迅即送達政治局,15日晚送達位于都江堰市的前方指揮部。

      遙感在汶川地震中立了功。

      但是,這個功立得遲了一點。

      如果,5月12日下午遙感飛機就起飛,連夜出圖。前方指揮部在13日一早就可以判定公路暫時打不通,可以更早決策空降、空投,及步兵徒步急進,爭取到寶貴的救援時間……

      遙感及時發揮作用,24小時是能夠爭取的。

      爲了讓人知道,搞“遙感”的自己是做什麽研究的,李小文經常講起他和3個出租司機的故事,給大家作科普。

      第一個司機問:“遙感?是不是造我搖的這個換擋的杆?”

      第二個司機說:“遙感,是搖筆杆吧?”

      第三個司機貼譜:“就是衛星雲圖吧?”

      實際上,衛星雲圖,就是跟一般人關系最密切的遙感技術。說白了,遙感就是從飛機上或者衛星上,遠遠地給地球照相,得到數據後,用計算機分析。

      航拍除了要考慮到天氣情況,還要申請到空域後才能起飛。一次,淮河發大水時,中科院遙感所僅申請空域就用了10天。

      這個生于四川自貢,長于成都的科學家極爲痛楚地在自己的博客中寫道:“罵罵解氣是可以的,還得總結教訓,這次是血的教訓:早24小時,能多救出多少人啊!”

      一身本事,卻眼望家鄉受災,有力使不上的李小文,“頓頓都要喝點酒,一天一斤二鍋頭”的性情科學家,在那幾天中,是如何用酒澆滅自己的極度痛苦的?

      幾年前,十來位搞遙感的院士,就曾聯名建議要在國家層面協調全國的遙感,這樣遇到國家出現急事、大事,指揮渠道可以十分通暢。

      石沈大海,現在還是各部門各自爲戰。

      新中國成立已經60年,在60年中,科技力量,甚至是可以用于救災的科技力量已經有了長足的發展。目前我們需要的是一套在災難中把亂拳變成合力的手法和機制,這樣,才不至于在同一條戰壕中各幹各的!

      5月13日下午兩點,衛生部首批赴汶川的醫療隊集結完畢,准備出發。

      這支由骨科、神經外科、普通外科、胸外科、小兒外科專業爲主的9家醫院的53名醫護人員組成的第一支國家醫療隊,本身出發時間已在震後的24小時後。

      醫療隊輾轉到了成都之後,來接機的人先是跑到了另一個機場,然後,又恍然大悟般地發現,醫療隊原來是帶著隨身醫療物資的,而且醫療救援物資還不少呢,15噸!

      接機的人回去,調動運送物資的車輛,時間在一分一秒地流逝……

      在大雨中,醫療隊的專家們淩晨到達了安縣——離北川縣最近的縣,准備接收傷員,結果發現,傷員的絕大部分被送到綿陽了,專家們在距離最近的地方,反而起不到應有的作用。

      醫療隊掉頭向後方的綿陽市撤去。

      等到一切安頓好,可以開始醫療工作時,已是5月14日中午之後,此時距地震發生,已有近48個小時。

      綿陽市衛生部門的指揮能力遭到了批評。作爲一個臨近最前沿的衛生行政機關,居然不知道哪裏有傷員,哪裏最需要什麽樣的專家!

      這,簡直讓人憤怒!

      協調,這個詞在中國如此多見,幾乎成爲辦事效率和人際潤滑的必有名詞,但在大難臨頭之際,這個本意是讓各方面配合得當的詞,會不會是效率低下的代名詞和遮羞布?

      隨著衆多醫療隊到達災難現場,每天專門與各類災難打交道的醫療部門和醫務工作者,對真正災難的陌生,真實地凸現了出來。

      很多人還是本著坐在大醫院中,你挂號我看病的概念,完全不熟悉災難醫學的體系,貿然穿著一身白大褂和一雙旅遊鞋,倉促上陣。

      地震災區,特産就是廢墟。廢墟上盛産亂七八糟的鋼筋、碎玻璃和鐵釘,我們穿著軟底的旅遊鞋,還有穿著高跟鞋的大夫護士們,還沒怎麽工作,腳已經被紮了,自己一瘸一拐地來打破傷風疫苗,最後,還要派兩個人把他們送出災區。

      帶了呼吸機和心電圖機,沒有帶發電機。

      外科醫生攜帶了手術器械,到了災區才發現,沒有消毒蒸鍋,所有的器械只能一次性使用。

      在綿陽,醫療隊員們住的帳篷有些不防水。一下大雨,住在裏面,就像泡在水裏——那樣的帳篷,只適合在晴空麗日下,到農家樂遊玩釣魚使用,哪裏能上得了災區?

      大部分緊急趕赴災區的衛生人員從未參加過野外和災難現場的工作生活演練,到了災區才開始學習搭帳篷。

      很多醫務工作者根本不掌握災難事故急救中最爲關鍵的檢傷分類技術,更不知道用災難救援中國際通行的紅綠黃黑“傷票”,標志傷員傷病嚴重程度,誰喊聲大就先往後方醫院送誰。

      相反,倒是一些平時醫療水平並不特別高,以礦難救援爲特點的隊伍,出發時帶著行軍鍋、發電機,帶糧帶油,甚至帶簡易手術床,到了現場安營紮寨,迅速發揮了醫療救援的作用。

      部隊首屈一指的著名大醫院急診科副主任在災後抱怨,我們幾百名醫護人員上去,在都江堰根本沒有人保障生活,是我們中的一個人靠個人關系,才讓一群人沒有挨餓,吃上了一點方便面。

      聽者目瞪口呆。

      誰救援誰?

      誰保障誰?

      作爲最應該有戰鬥准備的部隊醫院,野戰救護的經驗應該是最爲豐富的,難道說,你們連自身的生活保障都沒有作任何准備,赤手空拳就上了災區?

      災區之所以是災區,其特點就是它失去了基本的設施,也沒有基本的保障能力。如果救援人員不能保障自己生活的話,那純粹是給災區添麻煩去了,這樣的救援人員和災民又有什麽兩樣?

      國際救援界有一個不成文的法則,那就是救援人員必須帶夠自己一周以上的水和糧食,不能給當地增加負擔。

      中國國際救援隊醫療隊員們也許可以給我們一些啓示。

      到汶川地震爲止,他們已經參加了國內外10次地震救援活動。

      他們所依托的武警總醫院有4間庫房,隊員們的個人背囊都在那裏。背囊裏要求有洗好消毒好的衣服和水壺、手電、剪刀等。

      容易過期不好保存的物資被記在一張紙上,紙上列著,地震來了帶什麽藥,水災來了帶什麽藥,把這張紙放進箱子,需要時照著單子到藥房拿藥,既提高效率也不會遺漏。

      平時,這是一批每年都要接受救援培訓的隊員。訓練分很多方面的內容,每名隊員要掌握基本技能和專業技能。基本技能包括野外生存、尋找水源、通信聯系等。專業技能包括急救技術、止血、包紮、固定、搬運病人、心肺複蘇等。此外,還得掌握專科技術,如腦外科、骨科、急診科、麻醉科等……

      在災難中,我們要的是能鑽到廢墟裏,在遇難者堆中打著手電,爲生存者輸液的醫護人員,他們,才適合真正面對災難。


    未完待續……


    【作者簡介】

      朱玉,女,畢業于北京大學中文系,1986年進入新華社工作,現常駐香港,爲新華社亞太總分社常務副總編輯、高級記者,中共十八大代表。

      曾多次获得中国新闻奖、纪录片大奖,其以汶川地震为背景撰写的报告文學《天堂上的云朵》获2008年中国当代文學最新作品排行榜报告文學第一名、新世纪第四届《北京文學》奖一等奖,并获得鲁迅文學奖提名;《巨灾对阵中国》获2009年中国当代文學最新作品排行榜报告文學第一名、新世纪第五届《北京文學》奖一等奖。

    35
     

     


     


    分享到:
    文藝家協會

    联系电话:(010)66048572 电子邮箱:beijingwenlianwang@126.com
    地址:北京市西城区前门西大街95号 邮编:100031
    版权所有:北京市文學艺术界联合会 © 2013-2020 未经授权严禁复制或镜像

    我要啦免费统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