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亚游手机客户端下载

    戰疫情,北京文藝在發力(十)

    [關閉本頁] 來源:京藝苑      發布時間:2020-02-23

      2020年春天,一场突袭的新型冠状病毒肺炎疫情肆虐,有一群逆行而上的英雄不顾自身安危,在防疫抗疫前线上奋勇战斗。疫情牵动人心,英雄鼓舞斗志,在北京市文联发出开展阻击新冠肺炎主题文艺作品创作的倡议后,首都文艺工作者积极行动,第一时间扛起文艺刀枪,记录感动瞬间,讴歌英雄事迹,宣传疫情知识,唱出众志成城为武汉加油的高亢歌声,吹响齐心协力共抗疫情的文艺号角,将所思所想所感转化为文學、诗歌、戲劇、美術、書法、篆刻、攝影、民间艺术、音樂、舞蹈、曲藝、雜技、影视等多种艺术形式的作品,筑成了防疫抗疫的文艺战斗堡垒。

    戲劇篇

      病毒让我们隔离,但爱永远不会被隔离。在举国上下全力抗击新冠病毒之时,在这场没有硝烟的战争中,广大人民群众守望相助、群防群控,展现出了战胜病毒的信心与决心。为了更好地发挥文艺作用,助力打赢这场疫情防控战。北京戲劇届迅速响应,用不同的艺术形式为抗击疫情出一份力。

    01北京戲劇界加油短片MV
    北京戲劇界加油短片MV

      北京剧协第一时间组织艺术家,用视频的方式为奋战在抗疫一线的工作人员和武汉人民加油打气。一经号召,戲劇工作者们积极响应,发来了饱含感动和深情的视频,他们分别是:北京戲劇家协会副主席、北京京剧院青年团团长迟小秋,北京戲劇家协会理事、北京市曲剧团一级演员许娣,开心麻花著名演员沈腾、艾伦、常远,北京京剧院一级演员、原湖北省京剧院演员张慧芳。视频还通过湖北省文联,投放到了湖北相关媒体,用艺术家们的爱心,温暖武汉同胞。

      北京曲劇團在疫情來臨時,迅速組織藝術家在經典唱段的基礎上,圍繞病毒防護、公共衛生、一線鬥士等主題進行改編創作。因其劇種旋律優美、朗朗上口的特點,在針對公衆病毒防護、公共衛生的宣傳上,起到了很好的效果。

    定有晴天|不再受病欺

     

    北京曲劇【京韻】《定有晴天》

    填词/满意    演唱/彭岩亮

    北京曲劇【小放牛】《不再受病欺》

    (根據北京曲劇《龍須溝》“不再受人欺”唱段填詞)

    填词/满意    演唱/郭曾蕊

     

    百姓心聲|共克時艱凱旋來

     

    北京曲劇【百忍圖】《百姓心聲》

    填词/满意  演唱/池骋

    北京曲劇《共克時艱凱旋來》

    (根據北京曲劇《龍須溝》“劉伯溫造北京”唱段填詞)

    填词/鸣泉 作曲/戴颐生 演唱/盛国生

     

      中國評劇院一級演員,梅花獎獲得者韓劍光創作出詩歌《兄弟》,並舉全院之力,共同將詩歌朗誦出來,表達評劇人對抗疫一線同志們的敬意和抗疫必勝的信心。由崔迪作詞、劉冬然作曲、于海泉演唱的《防疫歌》,用評劇輕快、上口的特色,普及防疫衛生知識。

    02朗誦《兄弟》(群星版)
    朗誦《兄弟》(群星版)

    兄弟
    作者/韓劍光
    朗誦:(以出場爲序)孫路陽、趙震、王平、張國強、剛毅、卞苓玉、闫博蒂、于海泉、鄭岚、鄭祥振、韓劍光、王婧、孔繼光、趙岩、李妮、王麗京

     

    你于千湖之域,

    我在華北大地。

    南北雖有些距離,

    但我們卻是兄弟!

    荊楚雄風熠熠,

    江漢九省通衢。

    夏商唐宋留印記,

    炎帝神聖又神秘!

    冠狀魔障侵襲,

    錯選了與你爲敵。

    它不知你性情的剛毅!

    最終其必敗無疑!

    你頂得住漫壩潰堤,

    你發起過武昌首義。

    革命雲卷風潮起,

    你建立無數根據地。

    哪一次與磨難角力,

    你顯露出些許畏懼?

    哪一次憤而抗爭,

    最後不是你勝利?

    武漢!我們愛你!

    因爲我們是兄弟!

    你環顧關注的目光,

    有整整十四億!

    長江把子孫養育,

    穿南北系姐妹兄弟。

    手足遭魔障相欺,

    八方起英雄助力。

    天使盡著白衣,

    戰士早披新綠。

    我們的愛意交織一起,

    合力在湖北彙聚!

    兄弟!你並不孤寂,

    我們萬衆一心一意。

    兄弟!我相信你!

    你一定贏得此番博弈!

    大江在身邊開去,

    黃鶴樓屹然聳立。

    鍾磬和鳴得勝曲,

    再提筆,將你的堅毅載入典籍!

     

    03評劇唱段《防疫歌》
    評劇唱段《防疫歌》

    防疫歌
    作词/崔迪     作曲/刘冬然
    演唱/于海泉
    板胡伴奏/王志強

     

    防控疫情刻不容緩,

    衆志成城把它防。

    哪怕它來勢多凶猛,

    兵來將擋水來土屯莫恐慌。

    宅在家、靜制動,

    不信謠、不迷茫,

    一心只信黨中央。

    春節年年有,

    網上也可話短長。

    出門莫忘戴口罩,

    鹽水漱口清口腔。

    日常更要多飲水,

    流通空氣勤開窗。

    手要勤洗不能忘,

    勤消毒來保健康。

    全民皆兵把疫情抗,

    迎來幸福與吉祥。

    待到東風催春暖,

    萬紫千紅無限好風光。

     

      北京市河北梆子剧团,在疫情来临第一时间组织青年编剧丁嘉鹏以白衣天使为主题,并联合卢雪雯、孙丽英、吴琼等戏曲名家共同演唱,团结一心共抗疫情,为武汉加油,以视频的形式分别创作了《礼赞天使 大爱无边》《逆行天使》,分别由王英会以及王洪玲、卢雪雯、吴琼、郑潇、孙丽英等演唱。

      此外,北京劇協還組織藝術家進行“抗疫”專題詩歌主題創作,收到了中國評劇院編劇馮靜創作的詩歌《2020年的疼痛》和北京人民藝術劇院編劇王甦創作的作品《最後的戰疫》。

     

    2020年的疼痛(節選)
    作者/馮靜
     

    我們這個民族

    經曆了五千年的風雨曆程,

    踏平了無數的坎坷泥濘。

    從來不曾放棄過尋夢,

    從來不曾在困境屈從,

    我們有過無數的志士仁人,

    民族存亡的時候他們舍死忘生,

    國家有難的時候他們取義成仁。

    疫情危重的今天,

    我們依然有無數的英雄,

    讓我們感動得心疼:

    醫生護士主動請纓,

    九五後的姑娘瞞著父母報名逆行,

    妻子送郎,丈夫別妻

    八十六歲的董宗祈老教授親自坐診,

    都只爲消滅疫情。

    厚厚的防護服遮得住他們的倦容,

    卻遮不住他們仁者的心靈。

    還有堅守家中的九百萬武漢老百姓,

    那些在火神山、雷神山

    日夜奮戰的建設者們,

    清空了旅行箱人肉

    背回口罩和防護服的普通中國人,

    他們是這個時代的真心英雄。

    他們是泥濘中綻放的花叢。

    他們是融化冰河的春風。

    他們是困境中的希望和光明。

    他們是疼痛中露出的笑容。

    疫情中

    他們奮勇擔承,

    他們忍辱負重,

    他們挺立如峰,

    他們溫暖從容。

    我們要把這疼痛牢牢記在心中,

    不隨便原諒,

    不輕易寬容。

    反省,深深地反省,

    痛定思痛

    學會敬畏,學會悲憫,

    學會尊重,學會慎行,

    學會熱愛生命,

    熱愛所有有生的生命,

    萬物有靈,有愛包容,

    也許

    我們才能在災難中真正得到重生,

    也許

    我們才能在這個星球上生生不息。

    我們要把這疼痛牢牢記在心中,

    不推托責任,

    不任意而行,

    反省,深深地反省,

    痛定思痛,

    學會謙恭,學會包寬,

    學會珍惜,學會禮敬,

    和平共存

    與所有的有生生命和平共存。

    萬物有靈,休戚與共。

    我想

    那樣的世界才是真正美好繁榮,

    我想

    那是我們每個人心裏的中國夢!


    最後的戰疫
    作者/王甦
     

    蝙蝠,

    這長著翅膀的黑色小獸,

    常年躲在深山老林躲避紛擾、不喜吵鬧,

    它們不想和人類做朋友,

    更不想與人爲敵。

    偏偏,

    有些寂寞過了頭的人,

    要和黑色小獸“交朋友“,

    他們和朋友自拍合影聲稱想沾沾福氣,

    “朋友”卻失去生命成了盤中餐。

    蝙蝠,這長得像死神的進化強者,

    忍耐了許久終于開始了反擊,

    它們從不宣戰,

    被人類數次打退,

    又數次卷土重返。

    自然,天理,

    在罪惡的五谷輪回之所醞釀複仇。

    蝙蝠在黑暗中冷笑,伺機發難。

    歲末年初,遊子回鄉,朋友相聚,親人聚首。

    江城人民端起酒杯,

    歌舞鼓樂,祈禱阖家幸福,福澤綿長,

    病毒、瘟君、疫症忽然造訪,

    舉著黑森森的鐮刀敲開祈福的門窗。

    人們驚恐地詢問爲什麽?爲什麽!

    殊不知這是自然忍無可忍的複仇,

    必有一戰。

    起初人們惶恐緊張無助哭嚎,

    人類的世界好像變成蝙蝠喜歡的黑暗山洞,

    連分得清日夜黑白,辨得明是非真假的眼睛,

    也被恐懼障目,

    蝙蝠的鐮刀在漢江卷起波濤風浪,

    複仇利器也隨河水飄向四方。

    人類之所以成爲萬物之靈長,

    是因爲懂得彌補悔過,

    善戰卻不好戰。

    我們拿出了最大誠意,

    門窗緊閉,足不出戶,

    以生命的名義,

    即便是幾千年的拜年習俗,

    也可以改變。

    不握手,多拱手,

    戴眼鏡,戴口罩,

    消毒水成河,酒精恣意汪洋……

    人類冒冒失失奔跑的腳步慢下來了。

    坐在家裏,付出代價,換來思考。

    悔不該驚動山洞的死神,

    悔不該小觑自然的報複。

    當黑暗降臨,

    才知道光明的意義。

    在瘴氣泥淖中浮沈,

    爲我們披荊斬棘的是真正的朋友,

    白衣天使。

    天使,看似是死神的克星,

    但他們也是血肉之軀,也會疼痛,也會流淚,

    也有家人,也有恐懼,也有羁絆。

    爲了億萬同胞,

    白衣天使,杏林岐黃,

    不畏死神的叫囂,

    直面瘟君的挑戰。

    既無青囊,亦不懸壺,

    普通如我輩,

    應該做些什麽?

    可以做些什麽?

    不要被恐懼折磨得喪失鬥志,

    不要被謠言洗腦成爲死神的幫凶,

    如果可以,安慰驚恐啼哭的孩童,

    如果可以,幫助不會使用網購的老人,

    如果可以,對陌生人多一些善意,

    如果可以,少一些懷疑指責無端批判,

    如果可以,用以良心出發的正確手段,

    如果可以,從今天起,

    和陋習貪婪一刀兩斷。

    春天就要來了,

    讓我們斟滿酒杯,

    等待勝利的捷報傳來,

    盡管杯中滿是淚水汗水和悔恨。

    看,

    英雄們泛白腫脹的雙手滿是傷痕和褶皺,

    讓我們舉杯,將他們稱贊,

    喝下荒唐自私野蠻和欺騙,

    醞釀無限理智祥和友善和坦然。

    願逝去的魂靈永享安甯,

    護佑華夏大地,再無憂患。

    蝙蝠,

    你這小家夥,

    請收下人類的道歉和忏悔,

    回到你的府第,

    從此以後,我們互不打擾。

    我們不再驚擾你的安眠,

    你還我們真正的福氣滿滿。

    要知道,這場戰爭,人類必勝,

    但這一戰沒有勝者,

    痛定思痛,

    我們保證,類似錯誤,絕不再犯。

    蝙蝠,答應我們,

    這是你和人類的最後一戰。


    文學篇

      当下,一场突如其来的新型冠状病毒疫情正席卷全国,时刻威胁着我们每个人的生命,阻碍着中国社会的正常运转和中国经济的健康发展。与此同时,一场空前的举国动员,也正不断汇集起四面八方的力量驰援疫区湖北,全国人民正夜以继日英勇奋战抗击疫情。早在十一年前,新华社著名记者、报告文學作家朱玉在《北京文學》发表的报告文學《巨灾对阵中国》,就以超前的眼光和丰富的案例向我们展示了灾难来时的窘况,提出了如何应对“巨灾”这一严峻的社会公共课题。亡羊补牢,未为晚也。为了理性面对当前这场灾难,提升今后全社会防灾抗灾的能力。从今天起我们特连载朱玉的报告文學《巨灾对阵中国》,期望能引发全社会的共同讨论和深刻反思。

    报告文學连载:

    巨災對陣中國(五)
    作 者/朱 玉

    痛未定而思痛

      這個日子和33年前的那個酷熱的日子一樣,足以讓中國人疼痛幾輩子。

      2008.5.12,汶川。

      如果時光能倒流,所有的中國人都會用盡全力,把踉踉跄跄地已經走遠的時間,拉住它的衣襟,扯著它的手,扳轉它的肩膀,懇求它,哪怕是低聲下氣地,好言好語地,把它拽回來,讓它停在那個時刻前的一分鍾……

      太奢侈了嗎?

      我們要求的太多了嗎?

      那,15秒鍾。

      15秒鍾,夠我們呼喚那時還在屋裏、哪怕是在樓上的人們跑出來的了,夠把還在教室裏捧著書本的孩子們帶出來了。

      孩子們沒有經曆過這樣的事,可能會哄笑,會不聽話,也不信,他們哪能相信自己的學校和家鄉會在瞬間變成一堆瓦礫呢?

      那,讓我們當一時的惡人吧!

      踹,也要把孩子們踹出去……

      痛未定而思痛,痛何如哉!

      那天的14點28分,北京。

      民政部正在召開會議,突然間地一震,天花板上的燈也在晃。

      對災難頗有應對經驗的民政部官員,立即打電話詢問。幾分鍾後,知道震中在都江堰附近,有7.6級。

      不得了了,都江堰都有7.6級,成都會怎麽樣?

      官員們馬上跑到樓上報告正在開會的部長,部長聽出了分量,立即中止會議,要求馬上組建工作組去災區。

      就在當天上午,民政部召開2008年第一次部務會議。部長李學舉主持會議,研究部法制辦提交的《自然災害救助條例(草案送審稿)》。條例草案上午剛剛獲得通過。

      15時40分,國家救災進入一級響應。

      5月12日22時15分,國務院將響應等級提升爲二級。

      當天,四川方面就提出要5萬頂帳篷、10萬床棉衣被赈災使用。如果是在平時,5萬頂帳篷是個非常大膽的數字,因爲中國一年全年的赈災也就用5萬頂帳篷。民政部的部長們度量了災情說,5萬頂帳篷不夠,給四川10萬頂,同時,給它20萬床棉衣被。進一步的指示來了,帳篷有多少調多少!當天下午,民政部就開始組織帳篷的調運。

      中國目前的物資儲備主要分爲三類:救災物資儲備、國家物資儲備以及其他物資儲備。起主要作用的是前兩者。

      建立中央救災物資儲備制度源于10年前的一場地震。1998年1月10日,河北張北發生地震,在救災過程中救災物資缺乏統一規劃的弊端暴露突出。爲此,當時的中央領導專門批示,要求建立中央救災物資儲備制度。

      帳篷成爲唯一的中央救災儲備物資,正是源于1998年7月民政部、財政部發出的《關于建立中央級救災物資儲備制度的通知》。

      這個通知表示,爲提高災害緊急救助能力,保證災民救濟工作的順利進行,促進災區社會的穩定,中央和地方以及經常發生自然災害的地區都要儲備一定的救災物資。

      此前,出現災害采取的是臨時采購救濟性的辦法。

      也就是從這個通知開始,確定帳篷爲唯一的中央救災儲備物資。其中沈陽、天津、鄭州、武漢、長沙、廣州、成都、西安被確定爲首批8個代儲點,分別負責東北、華北、華中、華南、西南、西北各個區域。此後幾年,廣州被南甯所代替,增加了哈爾濱和合肥兩個城市,代儲點達到10個。

      帳篷分爲單帳篷和棉帳篷。

      一般情況下,中央庫存的帳篷維持在20萬頂左右,15萬頂單的,5萬頂棉的。

      如果帳篷由于損耗、使用等原因數量不足,就向財政部申請經費。每年財政部、民政部用于中央救災物資儲備的預算大概在兩億元左右。

      哪裏想到,相對于汶川地震來說,這個數字依然太小!

      5月12日,國家減災委專家委員會副主任、北京師範大學常務副校長史培軍正在北京的中央黨校上課。

      3分鍾後,史培軍就知道了這次地震的大致情況,因爲他所在班剛好有同學是山東省地震局的局長,通過國家地震局了解了一些情況。

      下午下課後,史培軍趕緊跑回設在北師大的環境演變與自然災害教育部重點實驗室,輸入震中“汶川”的信息。

      在自己實驗室完備的數據庫裏,中國所有的縣在近百年內遭遇的自然災害全部存在其中,史培軍他們花了20年時間才完成這些研究。

      “汶川”這個縣名多數人並不知曉,但搞地理與災害研究的對它所處的“川滇地震帶”太熟悉了。這個地震帶也被稱爲“西南地震帶”,包括四川和雲南的強地震帶區域。

      數天後,史培軍臨危受命,在國家汶川地震專家委員會中擔任副主任。

      史培軍在數據庫中輸入“汶川”信息後,開始了解這次地震有可能影響的地區。

      5月12日20點,美國國家地質調查局(USGS)就在網站上公布了模擬的汶川地震烈度圖,美國同行的迅速反應,爲大洋此岸的中國科學家分析與研究提供了特別寶貴的資料。

      看到災區地震模擬圖,史培軍的第一反應就是:這次地震不是那種以震中爲圓心、不斷往外畫等距離圓圈的擴散方式,它是一個斷裂帶地震!

      史培軍從這張模擬圖上看到的斷裂帶,南北長200公裏,東西寬不到50公裏,從映秀到北川縣城這一線是斷裂帶的中心地帶。

      到5月13日淩晨2點,這次地震的基本數據被分析出來。拿到實驗室數據,史培軍感到,這次地震導致的災害看來遠遠超過以往的經驗。

      焦急的史培軍早上8點就帶著研究數據,沖進了民政部,找救災救濟司司長王振耀,他們倆在處理中國近年來各種大災害的時候,總是搭檔指揮,已經是老朋友了。

      史培軍對王振耀說:“這次是條形地震帶,沒有百十萬頂帳篷不行!”

      史培軍提出一個當時聽起來是非常驚人的數字:死亡人數可能達到5~10萬人!

      簡直是嚇死人的概念!

      1998年,發生在中國的特大洪水是一次典型的巨災,而死亡不到2000人,汶川地震能死5萬多人?

      史培軍還擲過來幾個數字:嚴重受災面積有15萬平方公裏;受這次地震影響的人口,在四川省境內就達到2000萬人!

      後來看去,史培軍教授的估計還偏保守了,在受地震影響的人群中,有超過1000萬人是災民!

      上千萬的災民,需要多少頂帳篷?

      幾乎成爲規律,凡震後必有大雨,流離失所、失魂落魄的災民站在雨地裏,讓他們能避雨的帳篷,和能果腹的潔淨水及食物,是第一需要!

      震後約半個小時,綿陽民政局局長楊學輝派人核查了局裏的現有庫存,與赈災相關的,只有棉被200多床、帳篷不到200頂。在上百萬人受災、400余萬人需要轉移的綿陽,這個數字幾近于無。

      綿陽之所以只有如此之少的儲備的原因是,考慮現在市場體系發達,發生災難時再進行大規模采購也能夠應對。

      誰會料到,在巨災之時,拿著錢也買不到東西。災情,也不允許災民站在暴雨裏,民政人員慢條斯理去買救災物資!

      如此的調調,在上級的民政部門也可以聽到。

      土耳其一年儲備救災帳篷50萬頂,有的民政幹部竟譏笑人家的儲備,認爲這個儲備量過于寬松。

      看出來了吧?面對大災,我們多麽地缺乏經驗,又多麽地缺乏常識!

      四川全省,中央儲備庫內的帳篷,在地震發生後的48小時內,幾乎全部掏空。

      中國紅十字會在四川的倉庫,也在第二天全部清空。

      中國紅十字會緊急向國際求援,國際紅十字會又緊急向各國發出呼籲,各國捐贈的、國際救援史上空前的10萬頂質量優異的帳篷,被空運到了中國。

      以往的儲備數字是因爲既往的經驗而得的。

      2007年,全國因爲各種自然災害倒塌房屋185萬間,並且分布在不同的地區和時間,並沒有同時到來,因此中央救災儲備足以應對。

      但是汶川大地震倒塌了400萬間房屋,最爲根本的救災物資之一——中央救災儲備物資,成爲熊熊燃燒的火堆面前的一杯水,根本沒有能力應對。

      我們是作了災難到來的准備,但是,忽略的是,巨大災難以排山倒海之勢,突然到達的准備。

      年初的冰雪災害到來時,民政部就發現了中央救災儲備現存的弱點:物資過少,品種不是單一,而是唯一——只有帳篷。

      真正的大災來臨了,民政部發現,冰雪災害不太需要帳篷,救災需要棉衣棉被。

      南方許多城市的棉衣棉被被一購而空,民政部一口氣往災區發放了1189萬件棉衣被。

      棉衣被有了,民政部發現,在南方電網、交通、通信不起作用的時候,災區需要大量的照明設備,需要了解外界信息的收音機!

      在日常生活中已被很多人忽略的收音機,成了在冰雪災區極受歡迎的救災物資!

      到了汶川地震,救災車輛被攔住,最受歡迎的是消毒劑!

      自中央救災物資儲備制度建立以來,就不斷有意見提出,中央儲備救災物資不應該只停留在帳篷,棉衣、棉被、救災設備、消毒劑等救災中必須用到的物資,也應該有一部分儲備。

      2007年底,民政部部長李學舉在全國民政工作會議上指出,新的一年,要豐富儲備物資的品種。

      就在冰雪災害後的4月份,民政部救災救濟司發出通知:“爲進一步加強救災物資儲備工作,提高應對重大自然災害的物資保障能力,我司決定編制《自然災害應急救助物資生産商名錄》,將具有良好資信的應急救災生活物資供應商編入名錄,爲各級民政等救災部門應急物資采購提供依據和參考。”

      這一份長長的應急救災物資名單包括:炊具、餐具、大米、面粉、食用油、蔬菜、食鹽、餅幹、方便面、奶粉、食糖、瓶裝水、淨水劑、淨水器、棉服、棉鞋、雨衣、雨鞋、防護服、防護面罩、防護手套、口罩、救生衣、手電、幹電池、發電機、應急燈、蠟燭、防水燈、打火機(火柴)、滅火器、對講機、擴音器(喇叭)、簡易廁所(移動、固定)、衛生紙、清潔用品、鐵絲、繩索、鐵鍬、釘子、塑料布、編織袋、帳篷、棉被、毛毯、毛巾被和蚊帳等。

      這個名單剛剛發出,還沒有來得及招標,又一次巨災到來了!

      5月22日,國家主席胡錦濤親赴浙江,督戰帳篷生産。

      5月24日,溫家寶對中外記者談到目前抗震救災工作面臨的挑戰——最主要的仍是帳篷缺乏。中國政府已要求能夠生産帳篷的工廠,每天生産和向災區運輸3萬頂帳篷。

      汶川地震,救災共消耗帳篷150萬頂以上。

      汶川地震後的幾天,民政部部長李學舉說:“在這樣的自然災害面前,從民政部自身來講,我們缺乏必要的思想准備,也缺乏必要的物質准備。”

      明哉此言!


    未完待續……


    【作者簡介】

      朱玉,女,畢業于北京大學中文系,1986年進入新華社工作,現常駐香港,爲新華社亞太總分社常務副總編輯、高級記者,中共十八大代表。

      曾多次获得中国新闻奖、纪录片大奖,其以汶川地震为背景撰写的报告文學《天堂上的云朵》获2008年中国当代文學最新作品排行榜报告文學第一名、新世纪第四届《北京文學》奖一等奖,并获得鲁迅文學奖提名;《巨灾对阵中国》获2009年中国当代文學最新作品排行榜报告文學第一名、新世纪第五届《北京文學》奖一等奖。

    04
     


    分享到:
    文藝家協會

    联系电话:(010)66048572 电子邮箱:beijingwenlianwang@126.com
    地址:北京市西城区前门西大街95号 邮编:100031
    版权所有:北京市文學艺术界联合会 © 2013-2020 未经授权严禁复制或镜像

    我要啦免费统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