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亚游手机客户端下载

    戰疫情,北京文藝在發力(九)

    [關閉本頁] 來源:京藝苑      發布時間:2020-02-21

      2020年春天,一场突袭的新型冠状病毒肺炎疫情肆虐,有一群逆行而上的英雄不顾自身安危,在防疫抗疫前线上奋勇战斗。疫情牵动人心,英雄鼓舞斗志,在北京市文联发出开展阻击新冠肺炎主题文艺作品创作的倡议后,首都文艺工作者积极行动,第一时间扛起文艺刀枪,记录感动瞬间,讴歌英雄事迹,宣传疫情知识,唱出众志成城为武汉加油的高亢歌声,吹响齐心协力共抗疫情的文艺号角,将所思所想所感转化为文學、诗歌、戲劇、美術、書法、篆刻、攝影、民间艺术、音樂、舞蹈、曲藝、雜技、影视等多种艺术形式的作品,筑成了防疫抗疫的文艺战斗堡垒。

    攝影篇

      疫情面前,在党中央的坚强领导下,全国人民万众一心,坚定向病毒宣战,全力抵抗疫情。在这场没有硝烟的战役中,北京攝影人及各区摄协积极响应市文联的号召,用镜头记录、宣传北京人民群防群控、全民抗疫的感人故事。北京摄协推出北京攝影界抗击新冠肺炎疫情在线纪实展“一城壹家:我们在一起”。2月11日,展览在北京市文联官网正式上线。展览汇集了150余幅反映全市疫情防控工作的图片。北京摄协吴强、杨连荣、饶强、方非等多位会员在抗疫志愿一线,边工作边拍摄,用镜头记录了首都社会各界团结一致、众志成城抗击疫情的壮举,定格了许多温暖而又不平凡的瞬间。

      让我们通过攝影人的视角,向坚守在抗击疫情一线的人们致敬!愿我们共克时艰,携手前行,共享繁花盛开的春天!

    01《街头部署》攝影:吴强
    《街头部署》攝影:吴强

    02《公交车上》攝影:吴强
    《公交车上》攝影:吴强

    03《鼠年宝宝》攝影:刘平
    《鼠年宝宝》攝影:刘平

    04《决战小汤山》攝影:张建泉
    《决战小汤山》攝影:张建泉

    05《戰風雪》豐台攝協選送
    《戰風雪》豐台攝協選送

    文學篇

      当下,一场突如其来的新型冠状病毒疫情正席卷全国,时刻威胁着我们每个人的生命,阻碍着中国社会的正常运转和中国经济的健康发展。与此同时,一场空前的举国动员,也正不断汇集起四面八方的力量驰援疫区湖北,全国人民正夜以继日英勇奋战抗击疫情。早在十一年前,新华社著名记者、报告文學作家朱玉在《北京文學》发表的报告文學《巨灾对阵中国》,就以超前的眼光和丰富的案例向我们展示了灾难来时的窘况,提出了如何应对“巨灾”这一严峻的社会公共课题。

      亡羊补牢,未为晚也。为了理性面对当前这场灾难,提升今后全社会防灾抗灾的能力。从今天起我们特连载朱玉的报告文學《巨灾对阵中国》,期望能引发全社会的共同讨论和深刻反思。

      报告文學连载:

    巨災對陣中國(四)

    作 者/朱 玉

    巨災留下的作業

      其實,在1月中旬,這場給中國帶來1500多億損失的巨災,已經凶相畢露。

      暴雪先是直奔湖北,先拿中國腹地的武漢小試牛刀。

      然後,第二次暴風雪又自西而東,直奔長江中下遊地區。一路奔襲,切斷電力,讓許多中西部村鎮與外界失去聯系,甚至出現無米下鍋的危險。

      第三次……

      第四次……

      中國氣象局公布的數據顯示:湖北、湖南遭受的冰雪災害爲百年一遇。湖南省電線覆冰厚度達到30~60毫米;江西持續出現59年以來最嚴重的低溫雨雪天氣;貴州有49個縣市持續凍雨日數突破曆史紀錄;安徽持續降雪24天,是新中國成立以來最長的一年;江淮地區出現30到50厘米厚的暴雪。

      冰雪災害的影響人群,已超過1億,這也是新中國成立以來,第一次遇到如此之漫長、影響面如此巨大的災害過程。

      雪災,也被稱爲白災,經常發生在牧區和北方地區。可是,自然界玩了個乾坤大挪移,災害變了個區域錯位的戲法,這次冰雪偏偏發生在沒有應對經驗的南方,這些地區的老百姓,有的甚至連棉衣都沒有!

      冰雪災害的複雜程度超過了1998年的抗洪和一般性的自然災害,它束縛了救災的機動能力。抗洪能調動百萬大軍,而現在飛機不能起飛前去救援——最重災區的機場停止了運轉,連國務院總理的救災飛機起飛時,都不知道可以降落的機場在哪兒。

      春節前,廣州火車站兩周內累計聚集超過兩百萬旅客帶來的壓力,給廣州當地帶來的壓力,可以與幾年前”非典”的壓力相提並論。

      雖然廣州火車站在春運時從未讓當地放心過,但,現有的應急方案制定于1998年,這個方案是以6萬人滯留爲前提,而在2008年春節廣州火車站最高峰時,滯留旅客數已經將近預案人的10倍!

      這個預案已經被證實,它遠遠落後于社會發展。

      一些部門,反應總是比冰雪來得晚一步。

      繼1月25日啓動三級響應後,1月27日,中國氣象局啓動二級響應。但,重大氣象災害預警應急的一級響應,始終沒有啓動。而國家救災的應急響應,雖然實際上已到了最高級別,也在名義上只啓動到二級。

      直到京珠高速公路和京廣鐵路中斷,及廣州火車站出現山呼海嘯般的人流,才初步喚醒了人們對巨災嚴重程度的認識。

      巨災,這是一個多麽陌生的字眼!

      中國,一向是世界上自然災害危害最大的國家。這片遼闊的國土,每年要承受無數或大或小的自然災害侵擾。

      然而,無論是對于哪一個國家,巨災,都會讓其不寒而栗。它讓我們對這個世界感到陌生。

      巨災,這個詞,最初是由擁有30個成員國的世界經合組織在2003年提出來的,其內涵是指某一災害發生後,發生地已無力控制災害造成的破壞,必須借助外部力量才能處置。

      我們可以按照字面來理解它:巨大的災難。

      中國1976年的唐山地震,1998年的特大洪水,2003年的SARS……

      印尼高達9.0級的地震引發的海嘯,使得印度洋兩岸損失慘重,罹難者近30萬人。早些年智利的震群型地震,震波竟從太平洋的東海岸驅使海洋發生海嘯,在太平洋西邊的日本,把停靠在碼頭上的郵輪打上陸地……

      巨災是大自然的發威,也是人類與大自然間,相諧之中的對峙和決鬥。

      2004年2月22日,英國《觀察家報》以“五角大樓告訴布什:氣候變化將摧毀我們”爲題目,披露了美國國防部給布什政府提供的一份“秘密”報告——《氣候突變的情景及其對美國國家安全的意義》。

      這份報告震驚了世界,引起了軒然大波。

      報告警告說:今後20年全球氣候變化對人類構成的威脅要勝過恐怖主義。屆時,因氣候變暖、全球海平面升高,人類賴以生存的土地和資源將銳減,並因此引發大規模的騷亂、沖突甚至核戰爭,成百上千萬人將在戰爭和自然災害中死亡。

      “秘密”報告還稱:20年後人類的頭號威脅不是恐怖主義;氣候變暖將導致地球陷入無政府狀態;氣候變暖將摧毀“我們”。

      這份報告對21世紀前期全球氣候的變化作了駭人聽聞的“預言”:

      亞洲和北美洲的年平均溫度下降達5華氏度(2.8攝氏度),北歐下降6華氏度(3.3攝氏度)……在歐洲和北美洲東部人口密集的農業産區和水資源供給地區,幹旱將持續幾十年。冬季暴風雪和大風增強,西歐和太平洋北部將遭受更強烈的大風天氣。

      報告稱,2010年的中國,降水分布將發生“南北顛倒”,“南澇北旱”的降水分布型,到時可能變成“北澇南旱”的降水分布型。

      報告對6年後中國氣候的可能變化也作了描述:

      季風降水可靠性的降低將對中國産生重大影響。中國南部地區在2010年前後將發生持續10年的特大幹旱。中國北方將水患不斷,南方一片幹旱。夏季風可以爲中國帶來降水,但也會引起負面效應,如洪水可使水土流失更加嚴重。由于水汽蒸發冷卻作用的降低,會引起寒冬延長,夏季高溫增加。

      報告被披露以後,引起了各界的廣泛關注。

      以色列《國土報》發表評論說,這份報告的兩個頗具影響力的因素將最終改變人們談論全球變暖問題時的態度:一個是這份報告首次把氣候變化與地緣政治穩定聯系起來;另一個則是這份報告背後的贊助者的非同尋常的身份——美國五角大樓。

      盡管可能有言過其實的地方,這個報告還是引起了中國國內氣象學家們的高度重視,因爲,他們中的絕大部分人都沒有想到過,氣候變化,關系到國家安全。

      在中國國內,與這兩者有幹系的工作,無人涉及。

      在現在的國家防禦體系愈發立體和空間、愈發虛擬後,肉眼可及的疆土,已經不能代表一個國家所有的領土安全。傳統的國家安全概念已從一般意義上的國防軍事安全,上升爲更廣泛的國土安全、糧食安全、環境安全、網絡安全、金融安全、水資源安全和能源安全等。

      隨著全球氣候變暖,極端天氣氣候事件呈現增多增強和更加異常趨勢,50年一遇的災害也許10年20年就會出現一次,一些地方從未發生過的災害也可能會在當地出現。

      隨著經濟社會的快速發展和人口的日益增長,受災害影響的人口總數和經濟總量都會大大增加,災害敏感區域和脆弱行業也越來越多,任何一個國家防禦氣象災害、特別是防禦極端氣象災害的壓力也將越來越大。

      事實上,在中國踏冰臥雪的同時,世界多個國家也同樣遭受了災害:伊朗、阿富汗,持續降雪並造成雪災;伊拉克下了100年以來的第一場雪。

      1月19~31日,地中海中部的中東國家也遭受了大雪,造成以色列航班停飛,凍死數十人。美國東部、西部也遭受暴雪襲擊。1月31日到2月1日,美國東部很多機場因爲暴雪、凍雨和雨夾雪暫停開放。

      看到美國這份秘密報告後,中國氣象局國家氣候中心羅勇研究員當即撰文寫道:

      “在防止氣候變化不利影響的應變能力方面急需引起我們的重視。雖然報告中對于氣候突變潛在影響的描述過于聳人聽聞,但也給我們一個啓示:萬一類似的氣候突變真的發生了,在最壞的情況下,我們應該怎樣做?我們是否有足夠的應變能力加以應付。與去年發生的‘非典’和今年發生的禽流感一樣,氣候突變的發生及其影響雖然可能性很小,卻具有很強的破壞力。我們應未雨綢缪,加強對氣候突變應變能力的建設,把它納入到國家的緊急應變體系中加以考慮。”

      言猶在耳。在這幾年中,中國應對氣候突變的能力,是否因爲這份報告和羅勇研究員的切中時弊而改進呢?

      在中國冰雪災害後的6月25日,美國國家情報委員會推出一份名爲《2030年前全球氣候變化對國家安全的影響》的保密報告,代表美國16個國家級情報機構,對世界未來的氣候變化可能對美國安全之影響作出國家情報評估。

      這份報告認爲,世界上無一國家能夠避免氣候變化所帶來的影響,但不同國家應對的能力卻有天壤之別。

      氣候變化直指國家存在之本的可能性是存在的!

      大面積的冰雪天氣,就可以引起半個中國電力、交通等癱瘓,我們放開膽子設想一下,假如,在如此的氣候條件下,外敵又乘機入侵……

      去翻翻曆史書吧,曆史曾經向我們推薦過多少這樣的案例,每一個案例都是以成千上萬人的鮮血寫成的!

      包括氣象災害在內的巨災,其打擊對象,不僅僅針對人的生命財産和社會的公共設施,國家安全亦是其精確打擊的目標!

      可是,在巨災來臨之時,即使見慣了自然災害的我們,竟顯得那麽的笨拙和無措!

      行駛在京珠高速公路湖南段的2.7萬輛車滯留,8萬多人處境艱難。完全癱瘓的京珠高速公路變成蔓延數百公裏的“停車場”。有些乘客被困幾天都沒吃東西。

      在京珠高速公路山高坡險的粵北段幾十公裏路段,救災人員救援時,從臨近縣城的山腳救起,而需要救助的,也是最寒冷饑餓的,恰恰是在山頂堵著的車輛和人員。

      當一些地方出現電網中斷,客運受阻時,南方各省正忙著省級政府換屆。原本聯系合作不多的各省,在冰雪中真正成了獨立王國,不,孤立王國,或孤軍作戰,或者,坐等中央政府協調。

      中國百姓的災難意識,在這次冰雪中也受到了诘問。

      如此極端的天氣,還有不少人固執地選擇出行,而遇到危險受困時,卻缺乏自救和互救能力。

      部分司機在京珠高速公路上,南下車輛強占北行車道,讓剛剛破冰疏通後的高速公路,阻塞達10公裏。

      還有,哪怕是夜裏起來清掃一下房頂,房頂就不會被雪壓塌;哪怕是用繩子纏繞一下水管,水管就不會在衆目睽睽之下被凍裂……

      真正要應對冰雪考驗的,是剛建立幾年的中國應急機制。

      《中華人民共和國突發事件應對法》于2007年8月出台,11月1日正式實施。當初,突發事件應對法制定的一個背景,是2003年突發的“非典”。

      那是一場多麽奇特的巨大災難!

      就在那次災難之前,中國的醫務界很多人還樂觀地認爲,中國今後只需要面對慢性病的威脅,傳染性疾病對中國人民的危害,已不是最主要的問題。

      結果怎麽樣?甚至連我們的醫院,天天與疾病打交道的地方,都沒有防病的概念。

      位于北京西直門的衛生部,恰好與非典在北京的傳播點之一——北京大學人民醫院門對門。衛生部與人民醫院在地面上隔一條三步就可以跨過的馬路,而在地下共用一個食堂。人民醫院的大夫護士們,午間有時連白大褂都不換,就直接到衛生部地下的食堂吃飯。

      非典到來時,依然如此。

      在非典中,作爲重災區,人民醫院的醫護人員共有90多人罹患非典,其中,兩人不幸死亡。全醫院員工病人被整體隔離21天後,才得以與外界自由往來。

      僥幸的是,衛生部的辦公人員雖說與他們日日共飯,卻幸運地逃過了這場劫難。

      連想都不敢想,中國最高的衛生行政管理機構,如果在一場大規模的傳染病中,不幸有衆多人感染,導致領導機構癱瘓,甚至被整體隔離,該是什麽樣的情景!

      解除隔離後,北京大學人民醫院院長呂厚山接受了央視“面對面”記者的采訪。

      呂厚山,骨科專家出身。他巧妙地閃躲了主持人犀利的頭幾問。甚至,利用央視的高收視率,爲自己醫院的名牌科室做起廣告來。

      在解釋非典在人民醫院內傳播的原因時,呂厚山的一句“因爲我們不是傳染病院,我們也沒有傳染科,我們也沒有這方面的人才”,輕飄飄地滑了過去。

      央視的記者並沒有醫學報道的背景,沒有追問下去。

      但只要對醫院有一點常識的,就可以問出這至關重要的一句話:作爲一個三甲醫院,雖然沒有傳染科,但控制院內感染,是考察醫院管理的最重要指標之一。造成如此大範圍的傳播,你們醫院的管理水平,是怎麽樣的呢?

      就在非典過後的2003年11月10日,北京一個初冬的夜晚,國務院領導把閃淳昌請到了辦公室,整整談了一個半小時。

      也就是在那天晚上,國務院領導同志對他說,從今天起,你把所有工作都放下,到中南海來,協助我,制定中國政府應對突發事件的白皮書。

      這就是後來國家突發公共事件的總體應急預案。

      中國雖然經常應對災難,但是,以往的災難過去,痛楚的一頁也就翻過去了。

      唯有非典,讓中國政府突然醒悟:中國,不僅要拼命搞經濟建設,而且,要爲可能到來的災難,特別是隨時可能迎頭痛擊我們的巨大災難作准備!

      巨災,是中華民族未來發展的最狡猾,也是最猙獰的敵人之一!

    未完待續……


    【作者簡介】

      朱玉,女,畢業于北京大學中文系,1986年進入新華社工作,現常駐香港,爲新華社亞太總分社常務副總編輯、高級記者,中共十八大代表。

      曾多次获得中国新闻奖、纪录片大奖,其以汶川地震为背景撰写的报告文學《天堂上的云朵》获2008年中国当代文學最新作品排行榜报告文學第一名、新世纪第四届《北京文學》奖一等奖,并获得鲁迅文學奖提名;《巨灾对阵中国》获2009年中国当代文學最新作品排行榜报告文學第一名、新世纪第五届《北京文學》奖一等奖。

     

    06
     

     

     

     

     


     


    分享到:
    文藝家協會

    联系电话:(010)66048572 电子邮箱:beijingwenlianwang@126.com
    地址:北京市西城区前门西大街95号 邮编:100031
    版权所有:北京市文學艺术界联合会 © 2013-2020 未经授权严禁复制或镜像

    我要啦免费统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