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亚游手机客户端下载

    戰疫情,北京文藝在發力(七)

    [關閉本頁] 來源:京藝苑      發布時間:2020-02-18

      2020年春天,一场突袭的新型冠状病毒肺炎疫情肆虐,有一群逆行而上的英雄不顾自身安危,在防疫抗疫前线上奋勇战斗。疫情牵动人心,英雄鼓舞斗志,在北京市文联发出开展阻击新冠肺炎主题文艺作品创作的倡议后,首都文艺工作者积极行动,第一时间扛起文艺刀枪,记录感动瞬间,讴歌英雄事迹,宣传疫情知识,唱出众志成城为武汉加油的高亢歌声,吹响齐心协力共抗疫情的文艺号角,将所思所想所感转化为文學、诗歌、戲劇、美術、書法、篆刻、攝影、民间艺术、音樂、舞蹈、曲藝、雜技、影视等多种艺术形式的作品,筑成了防疫抗疫的文艺战斗堡垒。

    文聯篇

    市文聯一手抓防控一手推工作

      面對突如其來的新冠疫情,市文聯迅速行動、制定方案,一手抓防控一手推工作,在做好市文聯疫情防控工作的同時,通過學習強國app平台視頻會議等靈活方式辦公,推進市文聯各項重點工作正常有序開展。

      一方面,爲打好疫情阻擊戰,北京市文聯第一時間成立疫情防控專項工作領導小組,及時傳達市委市政府關于疫情防控工作指示精神,落實好各項防控制度,做好市文聯疫情防控等相關工作,積極倡議阻擊新冠肺炎的主題文藝作品創作,發出“我爲抗疫盡份力”倡議,文聯幹部職工、各文藝家協會和“兩新組織”會員共捐款10萬零20元,將用于湖北武漢、黃岡等重災區救治新冠肺炎醫院。市文聯還組織在職黨員幹部向居住地社區黨組織報道,參與疫情防控工作,築牢疫情防控的銅牆鐵壁。

      另一方面,市文聯通過網絡辦公、視頻會議等多種形式靈活辦公,保證日常重點工作有序開展。2月6日、13日、16日,市文聯通過學習強國app平台,分別召開2020文聯新春聯誼視頻總結會、黨組擴大會、聯合辦公會、文聯70專辦工作會等會議,傳達學習習近平在北京市指導新冠肺炎疫情防控工作時的重要講話精神,研究部署疫情防控、市文聯成立70年以及其它重點工作,文聯班子成員,協會、部室、事業單位負責人及相關幹部分別參加會議。市文聯全體幹部職工手機24小時開機,根據具體任務分工安排,通過電話、網絡等遠程工作方式,保證各項日常工作順利向前推進。

    01

     

    書法篇

      面对肆虐的疫情,首都書法家积极响应北京市文联、北京书协的号召,拿起手中的刀笔,用特有的艺术创作方式来记录这场特殊的“战争”。北京书协于1月30日发出倡议,号召首都書法家积极行动起来,为取得抗击疫情胜利尽一份力量,争做有情怀、有担当、有奉献的書法工作者。计划待疫情平稳后,北京书协将会同有关部门对会员捐赠的書法作品进行公开拍卖,所得款项捐赠给国家指定部门。截止目前,广大会员积极响应,提交主题書法作品和篆刻作品。作品从不同侧面歌颂了全国人民在党中央坚强领导下,勠力同心、同舟共济抗击疫情的决心和信心,礼赞了广大医务工作者闻令而动、大爱无疆、守护生命的崇高使命和责任。

    02張書範
    張書範

    03容鐵
    容鐵

    04郭孟祥
    郭孟祥

    05郭孟祥
    郭孟祥

    06周持
    周持

    07賈文龍
    賈文龍

    08劉建豐
    劉建豐

    09劉楣洪
    劉楣洪

    10劉楣洪
    劉楣洪

    11陳國華
    陳國華

    12陳國華
    陳國華

    13徐偉
    徐偉

    14梁登山
    梁登山

    15韓甯甯
    韓甯甯

    16常秀林
    常秀林

    17常秀林
    常秀林

    18李彬
    李彬

    19賀淩軍
    賀淩軍

    20王振宇
    王振宇

    21王振宇
    王振宇

    22蔡大禮
    蔡大禮

    23韓全義
    韓全義

    24杨小刚 安康
    杨小刚 安康

    25杨小刚 同舟共济
    杨小刚 同舟共济

    26高少勇
    高少勇

    27沈國龍
    沈國龍

    28沈國龍
    沈國龍

    文學篇

      当下,一场突如其来的新型冠状病毒疫情正席卷全国,时刻威胁着我们每个人的生命,阻碍着中国社会的正常运转和中国经济的健康发展。与此同时,一场空前的举国动员,也正不断汇集起四面八方的力量驰援疫区湖北,全国人民正夜以继日英勇奋战抗击疫情。早在十一年前,新华社著名记者、报告文學作家朱玉在《北京文學》发表的报告文學《巨灾对阵中国》,就以超前的眼光和丰富的案例向我们展示了灾难来时的窘况,提出了如何应对“巨灾”这一严峻的社会公共课题。

      亡羊补牢,未为晚也。为了理性面对当前这场灾难,提升今后全社会防灾抗灾的能力。从今天起我们特连载朱玉的报告文學《巨灾对阵中国》,期望能引发全社会的共同讨论和深刻反思。

      报告文學连载:

    巨災對陣中國(三)
    作 者/朱 玉

    【無硝煙的戰爭】

      直到這時,真正看透這場災難的人,並不多。

      吳沙,廣州市公安局局長。

      他是最早看穿這次災難的人之一,雖然,他沒有正確稱呼災難的大名——巨災。但是,吳沙准確地把握了災難的另一個側面:這是一場戰爭。

      部隊有一位首長告訴吳沙,部隊有個預案這樣寫道:在戰爭狀態下,鐵路、公路、民航全都不通,大量人群聚集,所有的人都不明真相,出現騷動。

      廣州火車站出現的情況,跟部隊的預案一模一樣。而且,這不是一場小型戰爭。

      最初的災難迹象,出現在武漢。

      經過連日持續低溫,武昌一根直徑1.2米的地下主水管突然爆裂,造成附近上萬人吃水困難。

      這一天是臘月初八,很多武漢人沒有安穩地吃上臘八粥。

      無論是冬天還是夏天,武漢的溫度是那種或冷或熱,都要跳著向上摸高向下探底的,有些極端還有點烈性的氣候。

      因此,武漢凍裂的水管旁邊長長的冰淩,並沒有引起別的地方太大的警惕。

      對著衛星雲圖上那罩著三湘大地的濃重雲彩,湖南省氣象台在3天內連發了8次預警,預警的級別,從藍色提高到黃色,進而橙色,最後,氣象預報上標志著最極端天氣情況的紅色警報,在湖南首先拉響。

      氣象災害預警信號的級別,依據氣象災害可能造成的危害程度、緊急程度和發展態勢一般劃分爲四級,四級爲一般,三級爲較重,二級達到嚴重的程度,一級則是特別嚴重,依次用藍色、黃色、橙色和紅色表示。

      貴州省連續拉響幾次紅色警報。

      新華社貴州分社副社長趙鵬,從北京調去貴陽工作。分社爲他租的房在貴陽市的一面山坡上,有一天早晨,趙鵬一出家門,差點滑倒在已凍得像鏡面似的坡地上,他吃了一驚,貴陽向來是下雨就當成過冬的,夏無酷暑冬無嚴寒,怎麽會像北京一樣,路面結冰呢?

      貴州從12日便已開始出現23年來罕見的雪凝天氣。由于道路結冰嚴重,9條高速公路全線封閉,近萬名旅客滯留。過路的火車受阻,停在龍裏縣火車站。過往的旅客無衣無食,但是,車組竟無人與當地政府聯系,最後,大怒的乘客砸碎玻璃窗和車門,跳車出去尋找食物……

      湖南嶽陽城區一些樓房的屋檐上出現了長達兩米多的冰挂;也是在湖南,百萬人口之巨的郴州全城斷電。當地政府想起了北方司機在冰雪道路上行駛的訣竅:防滑鏈,副市長滿城去找,卻只找到一條!

      鐵路因斷電而斷行,反過來,交通癱瘓又導致電煤運輸無路可走,能源供應在全國全面告急。

      1月30日,部分北上列車恢複通車。通車放行的消息傳出之後,在短短1天時間內,廣州站廣場前的旅客人數猛增到近40萬人。此時,任何一根新壓上來的稻草,都有可能讓這頭早已超出極限負荷的駱駝轟然倒地。加上13個臨時安置點的人群,廣州火車站聚集人群已達50萬之巨。

      這是一場淮海戰役的規模。吳沙面臨的是,參加淮海戰役的總人數,聚集到了只可以立錐的地塊上。

      廣州火車站的災難,以人群聚集的方式出現。它既是2008年初南方冰雪災害帶來的次生災害之一,也是世界災難史上少見的一頁。

      45歲的許元金准備乘坐的是1月26日晚上廣州開往鄭州的火車,爲了能早點進站,他和家人當天中午就乘坐公交車趕到了廣州站。

      許元金家是河南周口的,他訂了4張票,准備與弟弟、女兒和外甥女一起,踏上返鄉的旅途。許元金把打工所得的3萬元錢都塞進了行李包,因爲這是他往年帶錢回家最安全的辦法,這是他與兒子女兒在廣東打工一年的血汗錢。

      乘坐的公交車距離車站還有一公裏的距離就寸步難行,此時的許元金發現,廣州火車站的站牌近在眼前卻遙不可及。

      長這麽大的許元金從來也沒見過這麽多人呀!黑壓壓一片,全部都是人!許元金他們四個慢慢往前步行,看見天上有個直升飛機嗡嗡在動。許元金沖口而出:哎呀,我的天呐,廣州怎麽出這麽大的事呀!

      爸爸囑咐女兒:“你千萬拉住我的胳膊,無論怎麽擠,你不要撒手!一撒手就把你擠丟了,找不到了!”

      擠在人群之中,人與人是貼在一起的,許元金的後背幾乎可以感覺到後面人的心跳。許元金個子高些,可以擡頭看到火車站在哪裏,個子小的女孩子,會被人流淹沒在一群後背裏,踮著腳也看不到方向,連擁擠的目的地——廣州火車站都看不到在什麽地方。若往前挪動,許元金完全用不著邁步,來自身後一股大力就推著他,飄著往前走。

      1月26日,吳沙將2008年廣州春運安全保衛指揮部,前移到了距離車站廣場一公裏遠的監控中心,應對這場冰雪巨災帶來的次生災害——前所未有的公共安全危機。

      女兒哭了,不行了,我受不了啦!

      許元金說,受不了也不行。他艱難地回頭望望四周,你想回也回不去了,只有往前沖,往前擠了。

      1月27日淩晨,許元金距離廣州站還有800米。

      從中午到午夜,許元金帶著女兒只向前挪動了200多米,他們在饑寒與無助中煎熬,支撐他們的是看上去越來越近的站牌和回家過年的強烈渴望。

      吳沙提議,必須把廣場分成不同的區域進行控制,把現有的人群分割開,用警察和部隊進行分割穿插。否則,如果人群聚在一起,處于無序的狀態,那麽前面出現問題,後面一擁而上像決堤的水一樣,勢必出現嚴重的問題。

      現場的公安民警與武警官兵用身體組成了人牆,對人群進行了分區控制,不斷奔湧的人浪湧過來又退回去,一浪強過一浪。人流與人牆的撞擊猶如驚濤拍岸。

      1月30日,許元金距離廣州站200米。

      部分北上列車開始恢複通行,已經苦苦等待了幾個晝夜的滯留群衆,終于等來了他們最期待的那個消息。

      韓弘第一次收到可以進站的信息,感覺特別激動,她馬上就播出去,告訴人群:北京重慶幾個方向的旅客可以進站了。

      韓弘聽到了廣場上的群衆巨大的歡呼聲。

      她播完第一遍以後,哽咽著,停了一下,才開始播第二遍。

      1月31日,許元金距離車站50米。

      其實,當時的鐵路只有極少線路部分恢複,但是,火車恢複通行的消息一傳出,原本打消了回家念頭的旅客轉身又奔向火車站。

      1月31日,是廣州火車站最可怕的一天。

      “放人!放人!”

      相對于聚集在廣場之上的千軍萬馬,廣州站的每個進站口都無異于一條獨木小橋,放行開始之後,現場滯留的人群以百川灌河之勢一起湧向了入口,這片原本靜止的人海驟然之間波浪滔天。

      放行之前,警察會用喇叭沖著人群廣播,請大家把孩子抱在懷裏,把行李舉在肩上,一旦行李掉下來,堅決不能低頭去撿拾。

      每一個放行口都是呈喇叭筒形狀,旅客越走路越寬,警察挎在一起,走在最前排,控制整個人流。

      在每一個入口,警察們形成的“人牆閘門”,通過不斷的“開合”,控制人流前進的速度,同時對跌倒在人流中的群衆展開“搶擡式”救援。

      爲什麽呢?開了閘口,讓旅客放開腿跑不就成了?

      不行。

      連著站了幾天幾夜,人的腿腳都僵硬了,必須有幾十米的緩沖,讓旅客慢慢走,把筋骨活動開。

      經常可以聽到人群中傳來的破口大罵。排得好好的隊,爲什麽不從排頭開始放,要突然從隊尾放?爲什麽不直線放人沖進去,要讓人繞著房子排成S形?

      一切都爲了緩沖。那是一股早已蓄勢待發的洪流,組織者必須讓它減弱,甚至分流,才能減少隊伍最前方的沖擊力。

      就是這樣,每一次開閘放人之後,都有沒膝深的鞋子和箱子扔在閘口處;每一次放人,都有幾十個警察專門等在閘口的地方,幾個警察站在制高點盯著人流是否有人摔倒,准備從地上“撈人”。

      每次放人,在閘口都有十幾個人被沖,或者被絆倒在地。

      只要倒下一個人,後面的人流沖過來,在衆人腳下,這個人必死無疑。

      放人進站,對所有的人來說,都是鬼門關。

      監控室裏的指揮員全部站起來了,聲嘶力竭地在那裏叫:“封住!”

      因爲在現場的監控中,可以看見人群中有人倒下,這時必須馬上封住閘口,必須馬上把倒下的人扶起來。

      又一次人流進站的過程中,一個旅客爲撿回被擠脫手的行李箱,反向沖入人流,導致周圍多名旅客被後面洶湧的人潮擠倒在地。幾名民警迅速沖進人流,竭盡全力頂住人潮的沖撞。另一個警察爬上鐵馬,對著後面的人群狂吼“停!停……”其他民警迅速橫向彙合包抄。

      閘門終于再次關閉,留下一地鞋、包、箱子和一群渾身大汗的警察、特警和武警。

      經常處理突發事件的武警某師,表現得很有經驗,他們居然在緊急馳援前,想到帶上了很多的鞋子!這些鞋子幫了很多旅客大忙,讓他們不至于光著腳走完回家前的最後旅程。

      許元金前面走著一個女人,被人流沖倒了。

      他拼命喊警察:快救命啊!

      沖上來兩個警察,把那個女人拉起來了。

      許元金一只手護著女兒,一只手拉著行李,行李掉下來了。

      一年的辛苦錢,全在這個行李中放著呢!

      “警察,快!我的行李!”

      許元金終于帶著自己的行李和女兒,擠上了回家的火車。

      完全沒有了檢票和對號制度,臥鋪車廂的每個鋪位上,都成了坐席,滿滿當當地坐著喜悅的人。

      甚至,上車的旅客完全不管這列火車終點去哪兒,只要去自己要去的省份,或者自己家的方向就可以了。

      2月5日,沈默了幾天的火車站播音室開始放薩克斯風吹的《回家》。

      韓弘聽到這個聲音,馬上停下來,打開廣播車的門到外面看,廣場真的空了。

      吳沙找了個沒有人的地方,哭了。

      他後怕……吳沙以爲,可能會失去上百名警察和幾百名百姓的生命,才能平息這場災難。

      廣州火車站,以一名乘客死亡的代價,度過了春運的高峰。


    未完待續……


    【作者簡介】

      朱玉,女,畢業于北京大學中文系,1986年進入新華社工作,現常駐香港,爲新華社亞太總分社常務副總編輯、高級記者,中共十八大代表。

      曾多次获得中国新闻奖、纪录片大奖,其以汶川地震为背景撰写的报告文學《天堂上的云朵》获2008年中国当代文學最新作品排行榜报告文學第一名、新世纪第四届《北京文學》奖一等奖,并获得鲁迅文學奖提名;《巨灾对阵中国》获2009年中国当代文學最新作品排行榜报告文學第一名、新世纪第五届《北京文學》奖一等奖。

    29

     

     


     


    分享到:
    文藝家協會

    联系电话:(010)66048572 电子邮箱:beijingwenlianwang@126.com
    地址:北京市西城区前门西大街95号 邮编:100031
    版权所有:北京市文學艺术界联合会 © 2013-2020 未经授权严禁复制或镜像

    我要啦免费统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