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亚游手机客户端下载

    抗击疫情 密雲文联作协在行动(之四)

    [關閉本頁] 来源:密雲区文联      發布時間:2020-02-10

      在新型冠状病毒爆发的特殊时期,密雲作协的广大会员们响应密雲区文联号召,积极创作,为打赢这场没有硝烟的战争做出自己的贡献。他们出于为正义而歌,为防控鼓劲儿的本心,在短时间内创作出一大批战“疫”主题诗歌后,又涌现出一批情感真挚的文章,为密雲人民凝聚战胜疫情的精神力量。


    宛若天使的女孩
    作者:郭冠榮

      在全國上下齊心阻擊這場疫情的時候,我看到了那麽多可敬可愛的人,有醫生,有戰士,有志願者,有康複出院的患者,還有正在接受治療的病人,他們不分男女,不論老幼,臉上始終充滿著堅定、樂觀、勇敢的表情,讓我更加堅定,我們離勝利越來越近了。

      此刻,我又想起了那位小女孩,現在,她應該上大學了吧。

      我是在一家醫院認識那位小女孩的。那一年,我的三叔因爲血液病住進了醫院,那家醫院離我住的地方交通比較方便,不忙的時候,我經常去陪陪三叔。

      開始的時候,我以爲她是個男孩,圓圓的光頭,胖胖的臉蛋,忽閃的大眼睛,頂多六、七歲,一幅調皮的樣子。後來我才知道,她是個女孩,得了白血病,那顆圓圓的光頭是化療的結果。

      去多了,也就和她熟起來了,但我一直沒問她的名字,不知爲什麽,就是覺得心裏有種舍不得的感覺。小女孩很愛笑,也很會唱歌。每次做完化療以後,她都會顯得很痛苦、很疲憊,媽媽不忍心看到她這個樣子,就對她說:給大家唱支歌吧,大家都喜歡聽你唱歌!每到這時,含著眼淚的小女孩會乖乖地點點頭,收拾起滿臉的憔悴,馬上露出兩個小酒窩,快樂地站在病房的中央,認真地給病友們唱起歌來。每唱完一首,大家都會熱情地給她鼓掌,但每個人都會覺得很心痛,這麽可愛的小女孩,應該快樂的生活在陽光下,不應該整天困在這個充滿消毒水味道的病房裏啊!

      小女孩唱歌不光能自己尋找到快樂,還能給病友們帶來安慰,每當有病友露出痛苦的表情來,小女孩都會懂事地走上去。

      很疼吧?沒關系,忍一忍就過去了,我給您唱首歌吧!我每次疼的時候就唱歌,唱著唱著就不疼了。真的,很管事,我不騙你!

      每次做完化療後,她都會感覺到很餓,但醫生又囑咐她的媽媽,讓她盡可能的少吃東西。實在忍不住了,小女孩就求媽媽:媽媽,我太餓了!不吃飯,那我能吃一些水果嗎?媽媽有些猶豫,但又實在看不下去孩子那雙渴望的眼神,就切了一塊蘋果遞給她。小女孩小心地咬了一小口,把剩下的那部分又遞回了媽媽。

      媽媽,我不吃了。您把剩下的那些水果帶回家吧,帶給爺爺奶奶吃吧!媽媽接過蘋果,難過地扭過頭去,偷偷地擦了一把眼淚,這麽小的一塊蘋果,在自己的女兒面前,竟然變得如此珍貴!

      那次去看叔叔,我帶了一袋子香蕉來,從我進病房的那一刻起,小女孩的目光好多次不自主地落到了香蕉上。我知道她肯定很餓,就掰下一根香蕉遞給她。她使勁兒地搖了搖頭:媽媽跟醫生都說了,不讓我隨便吃東西!我左右看了看,她的媽媽並不在她的身邊,就問:你的媽媽呢?小女孩回答:媽媽有事出去了。我又把香蕉遞給她:少吃幾口吧,應該沒關系的,媽媽和醫生不會責怪的。我看到了她眼裏的那種渴望的目光,但她卻堅強地繼續搖頭:媽媽會生氣的!我心裏有些酸酸的,就找話題和她聊天。你最喜歡什麽小動物呀?小女孩眨眨眼興奮地回答:我最喜歡天空中飛翔的小鳥和五顔六色的小金魚了!我又問她:那你家一定養了很多的小金魚吧?

      小女孩沈默了幾秒,嘟著小嘴搖搖頭:以前我家養過小金魚,可現在沒有了,媽媽說,它們應該有自由,我便和媽媽把小金魚放生到公園的湖裏了。小鳥嘛,我可沒養過!她提高聲音:對了,叔叔,街上怎麽會有賣鴿子肉的?小鴿子那麽可愛,爲什麽會有人喜歡吃它?他們是怎樣逮住小鴿子的?難道是小鴿子的媽媽不要它們了嗎?

      這一連串的問題我根本就不知道怎麽回答,我只好安慰她:你是個有愛心的好孩子,這樣吧,等你的病好了,我們一起去買小金魚,讓你親手把它們放生到湖裏,你說好嗎?

      小女孩高興地問:真的嗎?叔叔不騙人?

      一言爲定!叔叔怎麽會騙人呢?小女孩很認真的點了點頭,平時略顯蒼白,又胖胖的臉蛋因爲激動而變得有些紅潤。

      然而,我對小女孩的承諾卻沒有兌現,因爲沒過多久,三叔便出院了。想起那個承諾已經是一年後的事情了,我找了個時間,去醫院看望小女孩,病房全是不認識的人。好心的醫生幫我查了她的病例,說她不久前就出院了,身體恢複的很好。

      以後再也沒見過那個小女孩,甚至連她的名字都不知道。想到她,我偶爾會感到一種愧疚,因爲在她艱難的時候,輕易地給了她一份承諾,卻沒有實現。想起小女孩問我會騙她嗎,我也責怪自己成了一個不折不扣的騙子!但更多的是一種欣慰,爲小女孩的勇敢和樂觀,爲她的愛心和純真。也許正是因爲這些,她才戰勝了病魔。她就像一位小天使,勇敢,樂觀,有愛的天使,她用自己所有的一切告訴身邊的人,不管今天怎樣,有了勇敢、樂觀,有了愛,注定會有美好的明天!


    這個春節靜悄悄
    作者:劉士莉

      冬日暖陽,天空無雲,多麽晴好的天氣。

      2020年春節,這個中國人最講究儀式感的節日,本該是普天同慶、和家團圓、喜氣洋洋的日子,因爲一場病毒卻給全國人民蒙上了一層厚厚的陰影。如同肺裏出現那個毛玻璃狀物,讓人緊張、恐慌得喘不過所氣來。

      農曆二十三,一進入小年,年味就濃了,一如既往的准備年貸,排骨、豬蹄、雞鴨魚肉不要錢似的從超市裏不停地往家裏搬,雖然知道超市每天都會開,可路過總是忍不住,好像不買點啥就不叫過年。

      單位工會也發了米面油,還有一箱紅紅的草莓,還有一箱帶魚。爸媽的臉上布滿了笑,還是公家單位好!爸媽當了一輩子農民,沒人給他們發東西,這是第一次給他們接到城裏過年,一切都是那麽新鮮。

      不止是他們,小區裏的人也都忙碌快樂起來,下班回來從車子裏總會提著大兜小兜的,見面打招呼的語氣也都響亮起來,

      哪過年去呢?

      就在家過了,瞧瞧我這新買來的幾條水庫魚,大的十好幾斤呢,花鲢!

      呦,長這大可不容易。

      幾個人紮堆討論了半天,各自笑著回家,晚上廚房裏飄滿各種誘人的香味。

      還有兩天就到除夕了,街上彩燈流光溢彩,有的家陽台上也擺滿花草,張燈結彩。似乎沒有大紅大綠就顯不出喜慶。

      武漢有肺炎了!

      好像200多例了,還傳染!

      其實前些天網絡上就出現了新冠狀病毒這個詞,好多人並沒有當回事,畢竟武漢離我們還比較遠,病毒能怎麽樣?它能比SRAS還厲害嗎?

      直到這個詞出現越來越頻繁。300,400,……2000多了!

      它像個魔鬼一樣悄悄地來到我們身邊,並迅速地蔓延著,陰森森地威脅到越來越多人的生活和生命。那些數字每天都在攀升,並且城市離我們越來越近。武漢、上海、浙江、北京,不知不覺我們悄悄放下了過年的准備,開始買口罩、消毒水,不停地關注新聞,刷手機……

      年三十,武漢封城,各個城市也開始緊張起來。空氣中也似乎凝滯著病毒和死亡的氣息,年夜飯在口中已經沒有什麽味道,大街上也沒有什麽人看燈了,雖然春節晚會如約而來,可看似熱鬧的節目卻進不到腦子裏,武漢的疫情已然揪住了每個人的心,我們再也無法像往常一樣快樂的慶祝新年的到來。

      大年初一我們來到天津婆婆家,今天是親朋好友相互拜年的日子,也是他們這個家族特別看重的日子,一年可能就這一天能夠見個面,放松地聊個天。可今年沒有人來,小區裏也發了通知,大家不要相互竄門拜年了,幾個親戚陸續打個電話來,說了幾句多注意身體的話就匆匆地挂了,仿佛可怕的病毒會通過電話傳染。大街上空空蕩蕩,小區裏冷冷清清,這個春節真是安靜得嚇人。讓這多中國人改變幾千年的傳統習慣真是一件前所未有的事。這個新冠狀病毒真是不比SRAS威脅差。

      可幸運的是,我們並沒有被它嚇住,政府、個人、企業都行動起來了,集中人力物力全力支援武漢。各地紛紛采取各項控制措施,機關單位提前上班協助控制疫情,黨員幹部沖在最前頭,與時間賽跑,與病魔較量。幾天時間我們就看到了衆志成城、萬衆一心的中國人的抗擊力量,看到了中國人的熱血和志氣。雖然每天那個數字還在增加,可我們的心裏不再那麽恐慌。有國家這個強大的力量,沒有什麽困難是不可戰勝的。

      知道哪兒有口罩賣嗎?

      聽說現在口罩比較緊缺了,不好買了,但大藥店應該還有。

      發動一切好友,國外也行,能買點多買點,咱也爲國家貢獻一點力量。

      只要呆在家裏不出門,在家躺著也能爲國家做貢獻。

      有真心也有調侃,可著急的心情是可以理解的。年初七上班延期到初九,在家繼續隔離,十五過後才能上班了,從來沒有這長的春節假期,享受的同時卻又盼望著上班。那種在家無聊空虛焦慮讓很多人深深的感受到禁足真是一種殘酷的懲罰。

      年還沒過完,外面依然是靜悄悄的,安靜就好,靜下心來我們就不會浮躁,不會害怕,我們就會沈下來認真地面對病毒,無論神鬼妖魔,只要我們齊心協力,頑強抵抗,它最終都會無處遁形、灰飛煙滅。

      冬天快要過去了,春天還會遠嗎?

      讓我們一起加油!


    靈魂孵化的種子
    作者:楊桂英

      有些地方流傳著年獸之說,許多過年的風俗也受到年獸的困擾,初一不出門、初二回娘家、初三可訪友、初四不吃蛋、破五煮元宵的說法。今年新型冠狀病毒的肆孽蔓延,不由的得讓我想到傳說中凶猛的年獸。它瘋狂的橫行在武漢的大街小巷,明目張膽的闖入萬戶千家,侵害人的身體,奪取人的性命,考驗著人們的耐性,把一個美麗的武漢蹂躏得萬般寂寥。

      武汉是一座美丽的现代化城市,一个孕育古老传说让人无限向往的东方美人。昔人已乘黄鹤去,此地空余黄鹤楼”。淡淡的幽怨更增加武汉深厚的韵味。而今天她却被疫魔缠身,痛苦悲壮而顽强,她不再像“昔人已乘黄鹤去”那样被动的等待,在全国人民的鼎立支持与援助下,她像刚强的卫士守护着她的子民,与疫兽对视而战斗。武汉加油、武汉加油。 坚定、有力的呐喊响彻天空与宇宙。

      從知道疫情那天開始,她撥打電話的頻率也彙聚在茫茫的武漢上空,這個手機號碼已經儲存六年了,牽挂喚醒了它,波音斷掉告之機主已經關機,她便不斷的刷微信,看快手關注武漢疫情,

      每次試探撥打電話希望對方開機,無數次希望與失望的交織讓她心力憔悴。日有所思夜有所夢,昨天天亮前她夢回六年前的武漢:難得一見日頭的武漢天氣特別特別的悶熱,背著重重行囊的她,手捧武漢地圖,穿梭在武漢下車人流的高鐵站裏。第一次來武漢參加考試,來之前已做好准備,但不曾出遠門的她原本就是路癡,這次真的蒙圈了,望著四方流淌的人群她的腦門急出了汗珠。忽然手機響了,一個陌生的電話號碼沖了進來。我低頭看手機猶豫片刻接了起來,電話傳來一個沈穩有些憨憨的女人聲音,您好,您是北京來的嗎?我是,您是?我是老張的朋友,昨天他打電話通知我,說您來武漢,我來接站。她驚喜萬分,想起朋友老張說他以前的同事在武漢,如果武漢不熟悉可以找她幫忙。這意外驚喜讓她立馬精神煥發不再焦慮,根據指點找到出站口,尋找車牌號碼,一個中等身材微微有些發胖,短頭發、圓臉兒、一雙靈動的大眼睛,滿臉溫和的中年女士依靠在一輛捷達車邊上朝她招手。她的心像雀躍的小鳥兒,眼角淺顯的皺紋像把扇子抖動起來。對方見她馬上迎了過來,接過她的挎包,順手遞過一瓶礦泉水,幹渴的嗓子快要冒煙的她幸福的像小苗遇水湧遍全身,眼角的兩把扇子閃動的越發猛烈,謝謝大姐,感謝大姐!默認大姐的接站人被她的感動感動了,微笑的示意沒有關系,她倆便同時上車,寒暄過後她告訴她,已經爲她訂好了住處並送到了酒店。

      考場有很多同仁問她,你是哪裏人?怎麽訂著的酒店?她很納悶,酒店不好訂嗎?他們說,是啊,一夜之間這個地方來了6萬多人,所有酒店爆滿,像她住處離考場這麽近實在萬幸。敬佩由然而生,她暗自稱贊,真是個好人,對一個朋友介紹的陌生人,能這樣對待,難得啊!她婉言謝絕了她的請客,行程結束真誠邀請她來北京做客。她抿了一下耳角的散發,微笑的應著送她到車站,看著她登車返京揮手告別。

      她不止一次告訴老張,打聽她,問候她,希望她來北京好好的款待她。聽老張說她是個下崗工人,在崗時聰明能幹,爲人真誠熱心。只可惜命不好,現在是個單身。以前丈夫是出租司機,在出車時被一個精神患者殺死在車裏沒有得到補償。爲爭奪孩子的撫養權婆婆一直不肯原諒她,孩子不聽話,讓她操碎了心。開始她還在想這麽個好人,一定會有好報的,計劃著怎麽可以幫幫她。給她介紹個對象,幫助她找個工作或者讓她兒子來北京當個上門女婿,也解決了她的後顧之憂。日複一日淡化了曾經的想法,所謂的忙碌擠去了初衷,今天才發現回來後竟然沒有再和她通過電話。這次冠狀肺炎疫情觸動了她內心深處的惦念,她陷入深深的自責,心中塞滿愧疚和牽挂。她怎麽樣了?她是否安全?在那個重災區裏她可否幸免?她不敢往下想了,難道她又犯了相同的錯誤嗎?

      30年前回娘家,恰趕上懷孕寶寶,反應特別強烈,村中的大媽告訴侄子,“快接你大姑去,你大姑懷孕了,我得給她煮點挂面湯吃”。在那個艱難的歲月裏,挂面是個稀罕物,不是誰家都吃得到的。7歲的侄子跑到她媽媽家,她已經回婆家了。後來媽媽告訴她,她感動的不行不行的,心中暗暗發誓,下次回娘家一定給大媽買上10斤挂面。今兒說今兒回去,明兒說明兒回去,一拖就是幾年,當她再次回娘家的時候,大媽已經去世了。她跑到大媽墳上嚎啕大哭,發誓今天該做的事決不拖到明天,因爲誰也不知道幸福與不幸那個先來。一種無法返還的人情債折磨得她心亂如麻無法入眠,。

      日子一天一天的過去了,那個電話音頻像被屏蔽讓她時時沈浸在驚恐之中,在茫茫人海中她在哪裏?還有那個回家過年的老張也沒了音信。她不想再等了,不能再等了,她要做些力所能及的工作。她開始在網上組建志願者團隊,招募志願者。在網上進行培訓,傳達武漢疫情,發布防疫知識,傳授志願服務的方法和技巧。進社區看道口,執勤,回家後在網上交流工作體會,組織大家研討工作中的困惑難題及解決的辦法,動員志願者捐款支援災區,一絲僥幸的期盼深藏在心靈深處,萬一可以支援到她那裏呢。

      一場嚴酷的戰爭是健康與瘟疫,是分秒必爭的生與死。在快手平台上,她看到了隔離、觀察的武漢人,站在自家陽台唱著“歌唱祖國”的歌曲,她的心沸騰了。在成排高聳的樓房陽台上,從窗裏射出燈光的黑夜裏,還有那高昂的歌聲,她聽出戰勝瘟疫的勇氣,看到了出征英雄的戰果,可她在哪裏?

      老張的電話終于通了,他被隔離了,幸運的是他出院了。興奮又激動的老張一改過去老成穩重的習性,不斷重複著:“大難啊,大難!沒有國家整個村莊、整座城市都會毀滅的”。當問到“她”的時候,老張沈默了,好一會才悠悠的說,哎,她的兒子沒有能堅持住,幾天前被疫魔奪去了生命。一語驚得她目瞪口呆,怎麽會這樣呢?老張說,她兒子是在海鮮市場打工的。那她媽媽那?她焦急的問道,她還在重症監護。

      她忙問老張怎麽才可以幫幫她,老張說,現在什麽也做不了,看著事態的發展吧。不信命運的她開始在心裏禱告,希望通過她的祝福能夠傳遞信心,幫助她熬過難關。

      她更加忙碌起來,打理她的志願者團隊。招募志願者,幫助災區組建服務團隊,安排熱線接待,提供網上咨詢服務。但對武漢的她,她無時無刻不在挂念,希望她能克服困難,戰勝疫魔,脫離危險,贏得平安!

      生命如此脆弱,緣分如此短暫,茫茫人海只那麽小憩,便能如此深深的種下善果,埋下挂念,成就一個已經沈睡心靈的覺醒與醒悟,並引導行爲、主導不一樣的人生。



    作者:朱海生

      東風送暖,大地發出轟隆隆的響聲,萬物似乎爭著破土而出。

      矚目,碧空如洗,山河遠闊,一輪紅日冉冉升起。

      霞光萬道,瞬間點燃了人間煙火。

      炊煙起,如婀娜的精靈,如空寂的魂絲,如高超的舞者,如清冷的花神;淡淡的,越飛越高,越飛越遠;最後,一口微風吹來,它,扶空而去。

      院落中,木籬笆圍著。左側白雪覆蓋一剁柴草,東南牆角幾只臘梅,黃中帶著白,靜靜的吐著芬芳;右側被時光擱置了一季的長形田地,見出了茬土,新新的,好像冒著朝氣。中間,筆直的小路隔開了左右。

      木門被推開,一少年掌心向外,搌了搌手,負劍走出。

      他邊走邊喃喃自語:

      師傅問我,春天是什麽?

      這柴,引燃可予人取暖,是溫暖麽?

      這雪,曾染白了天地,是爲萬物生長孕育陪基麽?

      這花,從冬天走來,一路開放到現在,不願凋零,是給人以啓示默默堅守麽?

      這田,灑下種子能生根發芽,是種下了希望麽?

      這小路,間隔了左右,是平衡之道麽?

      這炊煙,袅袅而出,扶空而去,是生死麽?

      這紅日,……?

      這山河,……?

      這碧空,……?

      這萬物,……?

      這大地,……?

      這東風,……?

      哈哈,無一是他,無一不是他。

      師傅,我明白了。萬物始發之際,天地恒古,道心不變,視爲初新。

      春天是初心。

      現在是什麽時候?是新時代!新時代的春天更賦予了新夢想、新使命、新征程。只要擁有初心,心載萬物,依著新時代的步伐奮力春耕,勢必掃除冬疾;只要初心不變、衆志成城、共克時艱,勢必迎來神州大地的春天。

      想完,少年抽出寶劍,舞動起來。

      轉瞬,日上中天……日落……夜色如水。

      ……

      天,亮了。

     


    分享到:
    文藝家協會

    联系电话:(010)66048572 电子邮箱:beijingwenlianwang@126.com
    地址:北京市西城区前门西大街95号 邮编:100031
    版权所有:北京市文學艺术界联合会 © 2013-2020 未经授权严禁复制或镜像

    我要啦免费统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