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亚游手机客户端下载

    抗疫文藝的時度效

    [關閉本頁] 來源:中國藝術報      作者:徐粤春 發布時間:2020-02-28

      新冠肺炎疫情仍在持续,疫情下人们内心遭受的猛烈撞击,引发了情感世界的波澜狂飙。 《诗·大序》曰:“诗者,志之所之也。在心为志,发言为诗,情动于中而形于言。言之不足,故嗟叹之。嗟叹之不足,故咏歌之。咏歌之不足,不知手之舞之足之蹈之也。 ”疫情防控期间情感积蓄,外化为巨大的文艺创造喷薄而出,诗歌、音樂、美術、攝影、書法、视频、網絡文藝等等海量作品,成为“疫期”重要精神文化生活内容,为打赢疫情防控阻击战作出积极贡献。

      文藝是由形象思維主導的個體精神外化,但其中離不開理性思維發揮重大作用。抗疫文藝是人類社會處于災難時空下的文藝實踐,具有其特殊的發展演進規律。運用理性思維,把握好特殊規律,尤其是把握時機、尺度和效果,能夠有效指導抗疫文藝創作。

      其一,把握好時機。隨著疫情的發展,對文藝的需求重點也不一樣。抗疫伊始和中期,疫情蔓延,社會恐慌,在生死存亡的關頭,需要迅速統一思想、凝聚意志,調動全社會資源和力量共克時艱。文藝戰線與其他戰線一樣,都要服務抗疫這個總目標。這個時候,文藝的教育功能、傳播功能凸顯,讴歌英雄人物、撫慰心靈創傷、傳播防控知識,爲全社會克服困難戰勝疫情提供強大精神支撐,是抗疫文藝的主要任務。文藝的認識功能、反思功能並不是不重要,但在此階段並不必因此而求全責備。抗疫後期及疫後,隨著疫情得到基本控制,事實真相拼圖逐漸完整,人們對災難的反思不斷深入,具備深度反思的文藝作品才具備出場的條件。可以想見,具備擔當精神、悲憫情懷和創造能力的中國文藝家,一定會直面這場苦難,經過沈潛打磨鍛造,留下無愧于人民的抗疫精品。

      其二,把握好尺度。艺术表现方式多种多样,使用夸张变形是普遍的手法。抗疫作品应注意夸张变形的尺度,否则会被认为过于矫情,超过修辞的限度,过于轻飘让人反感。过度的歌颂,偏离了灾难文艺的主基调,失去苦难的重量,效果适得其反。过度的批评,“只见树木,不见森林” ,无视抗疫成绩的主流,把偶发当必然,视个别为一般,哗众取宠、博人眼球、奇谈怪论更是不可取。只有深入生活、扎根人民,反映事实真相、抒发真情实感的作品,才无过度修辞之虞。此外,还有数量和质量的尺度。当前的抗疫作品数目海量,但让人眼前一亮、产生广泛影响的高质量作品不多,有不少是应景之作、仓促之作、交差之作。对英雄模范的造像、对感人事迹的叙事、对伟大精神的开掘等等,还有一定距离,作品的艺术感染力、表现力和传播力还不足。在创作中克服浮躁心理,追求精益求精,注重质量不追数量应该是下一步努力的方向。

      其三,把握好效果。弘揚真善美、貶斥假惡醜是文藝的職責。不辨真假、不知美醜、不懂善惡,是抗疫文藝的大忌。這個問題解決了,抗疫作品才有正效果,否則就是負效果。這個問題並不簡單。比如,怎麽看待抗疫中的犧牲、代價和成本。在緊急關頭,果斷采取的防控措施,最後取得成功,但同時造成不小的損失,甚至是犧牲。有些人認爲,這些損失和犧牲是可以避免的。美國管理學家和社會科學家赫伯特·西蒙曾說過,任何組織不可能追求到最理想、最優化的決策,只能追求在當時條件下令人滿意的決策。也就是說,世界上沒有不需付出代價的完美決策,也沒有無需成本的收益,任何決策都有其容錯範圍,這是公共管理和社會治理中的常識。俗話說,有奮鬥就會有犧牲。不能把必要代價、成本甚至是犧牲當成工作的失誤甚至是失職,成爲抗疫作品的抨擊對象。防控工作評價需要專業權威部門認定,創作者不能只憑網絡和社會傳言就作出判斷。堅持以人民爲中心的創作導向,進行全面科學理性的分析,從而確定創作的立意、主旨和價值取向,這才是創作者負責任的態度。

     


     


    分享到:
    文藝家協會

    联系电话:(010)66048572 电子邮箱:beijingwenlianwang@126.com
    地址:北京市西城区前门西大街95号 邮编:100031
    版权所有:北京市文學艺术界联合会 © 2013-2020 未经授权严禁复制或镜像

    我要啦免费统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