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亚游手机客户端下载

    這部不浮誇的喜劇,照見真實少年心境

    [關閉本頁] 來源:文彙報      發布時間:2019-12-24

      影片裏有密實的細節,叫人相信這就是真實世界裏會有的尴尬、刺痛,但正如男女主人公認清生活後依然熱愛生活,《半個喜劇》也是用喜劇的方式拆解生活後,依然讓人溫暖。圖爲該片海報和劇照。制圖:李潔

      ■電影《半个喜剧》用真实的境况打底,当下年轻人在不同处境下对待理想与现实的态度、在人情社会中的周旋横跳,借着男女主人公的进退维谷叩进了观众心里

      ■影片創作者不靠博出位的裝瘋賣傻,不靠吸眼球的流量明星,更不靠堆砌網絡段子或是僅僅仰仗方言抖落笑料,而是用嚴謹工整的劇本,精湛到位的表演,認真講了個好故事

      兩室一廳一廚房一浴室,開頭20分鍾,不大的合住房裏六個人物輪番登場,誤會與意外制造的喜感在小空間裏步步生蓮。

      眼鏡店裏,男女主角互相擠兌,店堂裏的鏡子參與視覺講述,畫面無聲勝有聲地亮出兩人的性格底牌。

      仅仅看这两场戏,電影《半个喜剧》已能在2019年的国产喜剧片中拥有一席之地。该片由周申和刘露执导,任素汐、吴昱翰、刘迅等主演。影片上映以来,票房虽不尽火爆,但口碑着实不错,不少业内人士称其用喜剧方式讲了桩真实的故事,是“2019最大的喜剧黑马”。

      编剧宋方金这样评论同行的作品:“一半是喜剧,另外半部是颗粒与毛边并存的现实主义作品,能‘照出人的皮袍下的小’。”在他看来,这部電影是当下市场的珍贵之作,它不算计亦不浮夸,正直地表达,怀抱着理想,“这是少年心境,一切都是刚开始的样子”。

      用真實的境況打底,理想主義獲得了最大共情

      關于《半個喜劇》的內容,可以用一句話概述:這是個男女主角都在做選擇題的現實故事。“選擇題”在于人人有難處,“現實故事”在于他們身上投射著許多觀衆的影子。

      孙同,怀抱了一些音樂理想,但暂时还没魄力为了理想破釜沉舟。为生计,他接受好兄弟郑多多的安排,在其父公司里实习、转正,等待“一条龙”后成为大都市的一员。所谓“吃人嘴软”,即便知道兄弟是“渣男”,他也选择帮人打掩护。当怯懦的他爱上了“不该爱”的人,戲劇冲突出现了,要不要拆穿郑多多,该不该继续自己的爱情,都关系着他能否在这座大都市体面生活。爱情和面包、利益与尊严、妥协与自我孰轻孰重,观众隔着银幕都能体会到他“太难了”。

      女主角莫默就是孫同陰差陽錯愛上的人。她獨立外向,30歲未嫁卻不恨嫁,在愛情裏不願將就。可這個相信愛情的姑娘一開場就遇見“渣男”鄭多多,栽了跟頭,後續的糾纏就此展開。如果說孫同贏得觀衆的共情,憑借的是人物所必須承受的工作、戶口、朋友情、父母壓力等相似難題,那麽莫默讓觀衆喜歡,只因爲對理想主義的感同身受。

      在莫默身上,有種認清真相後依然不妥協、始終堅持自我與底線的倔強。她對謊言有著潔癖式的厭惡,即便知道所謂成人的世界利益大于是非,但她依然固執地想要試試,看真誠的不妥協,究竟能不能成。

      周申和刘露早在研究生时期就写下这个故事,“以我们身边朋友的经历为蓝本,喜剧包裹着的无非是一些初入社会的年轻人都会面临的问题。”正因为電影用真实的境况打底,当下年轻人在不同处境下对待理想与现实的态度、在人情社会中的周旋横跳,就这样借着莫默与孙同的进退维谷叩进了观众心里。也正因为观众对片中人的遭遇投以相信票,莫默坚持的理想主义获得了最大共情。

      不靠博眼球的裝瘋賣傻,從生活裏來的喜劇高級感有了

      在对《半个喜剧》的诸多评价里,“当下電影市场的新型喜剧”别有深意。

      電影开篇,在郑多多家的有限空间里,郑多多、莫默、孙同、孙同之母、郑多多的未婚妻与“情人”排着队来,又走马灯般地离开。在介绍人物关系的同时,导演将“错位”演绎到极致。高璐带着汤品上门,一夜留宿的莫默尚未离开。为替郑多多到处补漏,孙同向莫默介绍说高璐是自己女朋友,结果却是两位姑娘都喊对方“嫂子”。误会的达成,完全凭着画面和语言的错位——看似表意清楚的一句话,一旦镜头方向调转,语义截然相反。演员精准的表演、镜头卡位的恰到好处、汉语在不同语境下的奥妙,都在这段笑料中推波助澜。

      除了這場重頭戲,一衆配角的逗樂方式,也都自成一體、獨具一格。趙海燕飾演的孫同母親,是年輕人裏闖進的長輩,觀念差和催婚心是她鬧出笑話的兩大驅動力。常遠客串的相親男,一副快板撐場面:想博對方好感時,快板就是他的打擊樂,因爲聽說女方中意會玩樂器的男生;因誤會翻臉後,快板變成他的驚堂木,每一次擊打都輸出內心憤怒。還有裴魁山飾演的經理,一樣的“我懂”不一樣的內涵,將一個職場裏的勢利眼、牆頭草,刻畫得入木三分。

      可以说,作为国产类型片的重要票仓,喜剧总是市场里的宠儿、创作的热点。但回望近年的喜剧電影,夸张的肢体语言居多,用庸俗的“擦边球”话题制作笑料的居多,三观走偏的也不是个别。这些现象,越发衬得《半个喜剧》的难得——它的创作者不靠博出位的装疯卖傻,不靠吸眼球的流量明星,更不靠堆砌网络段子或是仅仅仰仗方言抖落笑料,而是用严谨工整的剧本,精湛到位的表演,认认真真讲了个好故事。■本报首席记者 王彦


    分享到:
    文藝家協會

    联系电话:(010)66048572 电子邮箱:beijingwenlianwang@126.com
    地址:北京市西城区前门西大街95号 邮编:100031
    版权所有:北京市文學艺术界联合会 © 2013-2020 未经授权严禁复制或镜像

    我要啦免费统计